言情书网吧

摄政王的小美人[重生](明月满枝)

明月满枝  穿越重生  录入时间:06-29
檀云秋虽然不是皇帝,却总揽朝政大权
他的皇帝侄子见了他都要瑟瑟发抖更别提满朝文武
他心狠手辣,眼里无人,更是因为腿疾喜怒无常,最恨有人当着他面讨论他的腿,从没有人敢找死,却有一人除外
那人是皇帝后宫中一位极不起眼的小妃子
她将他引去了无人之地,大着胆子坐在他的腿上,她长得很美,眼睛水汪汪,无辜又天真
她就是顶着这样一幅纯真无暇的面容,将贴身的帕子塞进他的领口
“妾名华玉”
世人皆知檀云秋阴厉狠辣,灭绝人性
宫变之日,人人都道后宫众人无人生还,却不曾想,檀云秋脱下染血的脏衣,将一女子小心抱出,那女子躺在他怀中,竟熟睡得无知无觉
阅读提示:1v1 sc,女主重生。
内容标签:宫廷侯爵天作之合重生甜文
搜索关键字:主角:孟华玉┃配角:檀云秋┃其它:病娇,偏执
一句话简介:病娇偏执摄政王×妩媚撩人小妃子
立意:不要被眼前的困境打倒,总会有人来爱你,每个人都值得被爱
第1章
大片乌云笼罩上空,天色阴沉沉。狂风吹开门窗,将桌上的笔砚吹落在地,“啪”一声巨响。紧接着是女人们呜呜咽咽的哭声。
屋内。年轻的帝王病恹恹躺在床上,他的面色苍白,如同一张摇摇欲坠的纸,被风一吹就会残破不堪。他半睁着双眼,张口去含递到嘴边的药汤,怎奈全部洒落在衣领上。
“皇上如今一口药都喝不进去,这可如何是好。”
皇后坐在帝王枕侧,将汤碗放回宫人端着的托盘之上。她垂眸,盯着帝王被药浸透的衣领,呆了好半晌,才将视线转移到床畔跪着的宫妃。
“......孟娘子。”
那是一位素服娇颜的女子。
“皇上素来最疼爱你,他如今滴药不进,你来,他或许就会张口了。”
皇后招手将女子招到近前,将汤碗递到华玉手中。
华玉身穿藕荷色衣裙,发髻简单,配饰更是少。纵使如此,难掩满身娇媚。她起身时,应是跪得久了,踉跄一下,纤细腰肢略弯了弯,真如风扶弱柳。
她快走几步到了床前,眼圈红红,豆大的泪珠含在眼里,欲掉不掉。
“......皇上。”
华玉轻轻喊了声。原本气息奄奄的帝王,果然强睁开了双眼,看清眼前的人后,他似乎用尽了力气,才强撑起笑意。
“华玉,你别哭。”
华玉的眼泪越发忍不住,泪珠接连从她眼角滑落。
......
当今皇上年少继位,如今也不过才二十岁。打娘胎里就落下来的毛病,出生时他的身体就不好。
皇上的父亲周英帝,在位只有短短三年。周英帝在位时,大小病不断,子嗣更是艰难。长大成人的,也就只有当今皇上与一位公主。
公主的身子还好些,可皇上却不同了。纵然朝中大事由摄政王统辖,可皇上的身子还是一天弱似一天。
到了如今,只剩下一口气,随时都可能撒手人寰。
......
从晨间到午夜,皇上一直躺在床上,气息也渐渐弱了。皇后已经吩咐人去准备后事,想着以此冲一冲皇上病气,或许还可以有一线活过来的生机。
可这显然是不可能的。
床上的人已经惨白了面色,只能从嘴中吐出几句含糊不清的话。
华玉强忍着哭意,侧身趴在皇上的唇边。
“您慢些说,我就在这儿。”
皇上半睁着眼,语气微弱,粗粗/喘着气。
“......还记得掬水亭吗?那是我第一次见你,你穿着也是现在这样的衣裙,我说过,你穿藕荷色的很好看,现下还能再看你一眼,就像初见时的样子,我......我很开心......”
华玉眼圈红红,她定定看着病床上挣扎着说话的帝王。心口闷闷的。
“皇上会好起来的。”
“不会好了,我的身体自己清楚。这些年,若不是皇叔,只靠我治理大周,恐怕熬不到如今......皇叔,皇叔他如今在哪儿?”
华玉垂眸不语。
自皇上病重,摄政王便派兵将整个盛京团团围住,各地亲王也被下令留在驻地,不可随意走动。整个大周天下,早已掌握在摄政王手中。
想必他日日夜夜盼着皇上身死,他好继承大统。
可皇上现下,却心心念念想见他的皇叔一面。
“如今夜深,王爷想必安睡,皇上要见王爷?”
皇上闭着眼,许久才开口。
“不必了。华玉,我有一事想求。”
华玉擦擦眼泪,低着声道:“皇上折煞我了。”
“我待你,可好?”皇上声音微弱,强睁着眼盯住面前貌美无双的女子。
......
华玉恭顺地跪在帝王床前,她眼底的泪珠还未干,脸颊两侧已经有两道深深的泪痕。她的双唇嗫喏了几下,垂下双眼,直视帝王布满血丝的眼眸。
“皇上待我,情深义重。我初入宫时,位卑人轻,是皇上让我不再受人欺负,衣食无缺。皇上待我的恩德,我一生难忘。”
华玉声音柔柔,如同她整个人一般。柔得像水,轻轻一眼,低低一声,都让人如同被暖风细细拂过。
皇上看着华玉,许久未言。并未因为她的的话而显露出任何的表情。他陷入了沉思,许久,重重咳嗦了几声,眼神中流露出连他自己都意识不到的哀求与歉疚。
“既如此,那......那你陪着我好吗。”
一瞬间,华玉愣住。待明白他话中的意思,眼角的泪珠也仿佛随之凝固,待在脸颊的一侧,不肯坠落。
“皇上,你的意思是要我......殉葬?”
她不敢置信地重复一遍。皇上却将眼睛闭上,侧着头,不肯多说一句话。
......
“妃孟氏......性情温良,端庄淑睿,谦让恭敬,清闲贞节。昔在朕侧,常侍左右,未离朝夕......深得朕心......今朕仙去,不忍舍弃,特封贵妃,同入棺墓,陪朕左右......”
“贵妃娘娘接旨吧。”
“先帝待你之心,天地可鉴,这是荣宠,娘娘该开心才是......”
华玉跪地。
深冬腊月,天寒地冻,她的双膝却没有任何感觉。屋内燃着炭火,发出“噼啪”的声响。跳跃的火焰生出丝丝暖气,笼罩在屋内。
她以头抢地,深深吸气。许久,才起身接过圣旨,微微笑了起来。
“深谢皇上。”
华玉接过圣旨,拜谢了传旨的太监。转身,向室内走去。身后的太监唤了她一声,华玉回头一笑,继续往里走,走到镜台前,坐下。
自皇上病重,宫内的一切已无人打理。铜镜不再光亮,镜面模糊。华玉看向镜面上,那位始终带着浅笑的女子,她打开妆奁,从中拿出华钗,仔细插在发中。
宫人上前,为她穿贵妃华服,妆扮发髻面容。不过一会儿,便收拾妥当。其明艳容貌,直逼眼目,让人不敢多直视一眼。
“这样就妥当了吗?”孟娘子问道。
“回贵妃娘娘,已经妥当。”宫人小心翼翼地上前,轻声道:“娘娘,你该上路了。”
华玉应了一声。
她的视线在宫人端着的托盘上来回看去,许久才指着一杯毒酒,问:“喝下它,多久会发作?”
“此酒是宫中秘制,喝下去不过半刻。”
“可会很疼?”
“这.......娘娘放心,不过半刻钟的功夫,眨眼就过去了。”太监含糊其辞地说着。
想来毒酒入肚,怎会不疼。
华玉拿过盘中的酒盏,白玉瓷瓶里装着浅浅的淡液,她只迟疑了片刻,便一口饮下。她将杯盏放下,宫人霎时跪了满地。
似乎是在等待着她的死去。
华玉静静坐着,视线看向窗外。
外面一阵喧哗,钟鼓齐鸣。
“今日是有什么大事吗?”华玉问道。
“今日新皇登基,现在这个时刻,外面应该是在鸣鼓。是以娘娘听得清楚。”
“新皇登基......”华玉闭了闭眼睛,身子歪靠着床柱,“是摄政王吗?”
“正是。先帝并无子嗣,摄政王多年统摄朝政,且先帝遗诏已下,仙去后由摄政王继位。”
华玉的意识已经开始恍惚,但她仍然不忘问道:“其他妃子呢?她们也会和我一样,陪着先帝而去吗?”
太监闭口不言。还是跟在她身边的一个小宫女道:“摄政王登基前,便下了大赦天下的旨意,先帝宫中的妃子都被送往了普济寺......”
“那就是只有我了。”华玉淡淡一句。
到了现在这个时候,她已经听不清楚旁人说话了。她只能看到眼前模糊的人影,似乎又进来了一个宫女,想是在问她走没走。又听见了几声模糊的交谈。
疼倒是没有很疼。
她是最不怕疼的了。
华玉仍旧端正坐着。她并不知晓,她的口鼻处已经有鲜血流出,甚至有些胆小的宫人看到她这副模样,吓得惊叫出声。
她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身体渐渐瘫软下去。眼前的景象也越来越模糊,最后似乎有人推门进来,眼前一晃而过的绛红色衣衫。周围开始嘈杂起来,痛呼声、求饶声......还有重物被扫落在地的声响。
她想将自己的耳朵捂住,却找不到自己的双手在哪里,只能任由这些声响争先恐后地钻入她的耳中。
她想,她现在一定很难看。
可是,就算是难看也没什么。
她再也不需要用美貌去争夺宠爱了。
......
此前还明媚的天色,霎时间被乌云笼罩。风雨欲来,门窗被狂风吹得哐当作响。宫人跪了满地,皆垂着头,在瑟瑟寒风中,畏惧得大气都不敢多喘。
屋内。
鲜妍明媚的女子如同枯萎的花,无力地瘫软在床上。发髻插满华贵的珠钗,颜色艳艳夺目。纵使价值千金,也只能陪同女子埋入暗无天日的棺木。
一只手扶上了女子泣血的眼角。轻轻将泪痕擦拭,随之融化的是女子敷好的粉,粉消,露出女子本就夺目的肌肤。此时已慢慢转凉,毫无生机。
男子久久站立。
许久,才吐出一句叹息。
“......秀秀。”
作者有话说:
开文啦!大家等久了!稍后还有一更~
第2章
“姑娘,你醒醒——”
孟华玉睁开双眼,眼前的人影渐渐清晰,她不敢置信地唤道:“......燕娘?”
心中阵阵疑虑。
她仔细打量眼前的女人。三十出头的年纪,穿着薄薄的冬装,面带担忧。
这是随她入宫的婢女,燕娘。
燕娘原是华玉母亲的婢女,华玉母亲死后,她便留在华玉身边照顾。
一入宫门深似海,有燕娘在身边倒也不觉得有什么。
可后来,燕娘被人害死了。
如今,竟然又见到了她。
华玉一瞬间忍不住,泪珠一颗接连一颗落下。
“姑娘怎么又哭了。在屋外便听到姑娘在屋里喊疼,进来一看,竟然出了一身的汗,是不是魇着了?不过是一场梦,现在没事了,没事了。”
华玉被燕娘扶着坐起,果然出了一身冷汗,被凉风一浸,身子冰透透的。她拥着被子,缩在里面。眼神不住地在燕娘身上打转,许久,她扯住燕娘的手指。
燕娘连忙将华玉的手捂在掌心,低头哈气。
“宫里早前已经发放了炭火,给咱们的就只有那么一点。奴婢去找他们理论过,可宫里的人最会踩高捧低。咱们屋里也只能省着用,姑娘忍耐些。”
“姑娘昨日交代奴婢的事已经打听好了,昨日下了一场大雪,皇上今日正在掬水亭赏雪。”
“姑娘喝碗热水暖暖身子,衣裳珠钗奴婢早已准备好,去晚怕遇不见皇上。”
......
孟华玉穿上新做的过冬衣裳。
藕荷色的小袄,杏色的下裙,布料虽然不是极好的,穿在她身上,却美得让人挪不开眼。袄上的绣花是她亲自绣上去的,如同真花,仿佛真能闻到花香似的。
镜中的女子肌肤白皙,杏眼含情,唇角不勾自笑。发髻插一朵纱堆的粉花,燕娘调整了纱花的位置,仔细打量镜中的华玉。
“姑娘美极了。”
燕娘的眼角都在笑。
“姑娘不要怕,奴婢早就打听过了,皇上身体虽然弱些,但是面容清俊,是不可多得的美男子。待人也和善,以姑娘的美貌,今日必能入皇上的眼。”
华玉没有作声,望着镜中的自己发呆。
镜里的女子还是少女容颜,明眸皓齿。
......她似乎是回到了十六岁,她入宫的第一年。此时的她,并未见过皇上,也没有令人艳羡的盛宠。
她只是宫中一小小的美人。
“入了宫,便是皇上的女人,早一天晚一天又有什么区别呢?如今天寒地冻,咱们屋里的炭火却是极差极少的,即使姑娘的身体再好,也受不住一直冻下去,况且女人的身体本就受不得凉,姑娘今日一去,若入了皇上的眼,日子也好过些。”
燕娘只当华玉心中害怕,苦口婆心劝她。按照燕娘的私心,她是不愿意自家姑娘入宫的,可是既然入了宫,除了讨好皇上,别无他法。
运气好些的,能够老死宫中。运气差些的,被人当了棋子,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良久,华玉道:“我知晓了。”
......
宫中从来都不缺美人。偏偏孟华玉的样貌,就算是扔在美人堆里,也是数一数二的。更何况经过悉心打扮,其出众程度可想而知。
孟华玉去了掬水亭,遇见皇上。皇上只看她一眼,便被勾了魂魄。自此后,孟华玉一路高升,从美人升到了妃子,无论皇上去何地,都由她亲侍左右。
皇上待孟华玉极好,要什么有什么。以至于到了死,也不肯让她离开左右。赐她贵妃荣耀,一杯毒酒,送入黄泉。
......
“姑娘,该去了。”
华玉打了个冷颤,蓦地回过神。
燕娘不解地看着她。
华玉静静坐着,许久,她以手撑头,闭上眼睛,揉了几下。
“燕娘,我头疼。”
燕娘到她身边,用手一摸,额头冰凉。
“想来是睡着的时候出了一身冷汗,冻着了。姑娘且等着,奴婢请太医来。”
2023最新网址 wap.yanqingshu.org 请重新收藏书签

推荐言情书七零娇媚美人  伪装花瓶[无  穿越七十年代  快穿之科举文  她从山上来[  太子他偏要宠  我的师门怎么 

网站首页 最新推荐 临时书架 回顶部↑

言情书搜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