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书网吧

摄政王的小美人[重生](明月满枝)

明月满枝  穿越重生  录入时间:06-29

“既然身子不适,就更不能在外面了。里面还暖和些,让她进来吧。”
赵惠然只能听从。
......
华玉能够感受到檀瑾宁的目光时不时地落在自己身上。
方才翠儿让她进内宴,她起初紧张,可进去后发现皇上并未看过来,而且翠儿给她安排的位置极偏僻,她就稍稍放心。
只是仍有些如坐针毡。
华玉知晓她不可能一直躲着皇上,只是她现在还没有想好要以什么样的表情,或是什么样的心态面对他。
她没有做好准备。
可不知为何,或许是檀瑾宁往她这里扫了一眼。而后,他的目光便一直看着她。
良久。
檀瑾宁道:“福全。”
福全是他身边贴身服侍的内监。
“小人在,皇上有何吩咐。”
“你将这碗热汤送给孟娘子,叫她暖暖身子。”他的小桌上刚送上一碗冒着热气的灵芝乌鸡益气汤。
华玉不得不起身道谢。
檀瑾宁凝神看她。
女人腰肢芊芊,步伐款款而来。她柔声说了句谢语,他并没有听清,目光久久落在她身上。她一直低着头,露出一段如玉似的脖颈。
檀瑾宁起初还觉得掬水亭有些冷,但现下好像感觉不到一丝凉风。他就这么定定看着孟华玉,直到福全提醒他,他这才红着脸道。
“何必道谢,快去尝尝,凉了就不好了。”
宴到中途,檀瑾宁因前朝之事离开。
当天晚上,檀瑾宁去了未央轩。
......
檀瑾宁进未央轩时,燕娘正在给华玉梳妆。
燕娘见皇上进来,刚要出去,便被皇上阻止了。
檀瑾宁道:“不必管我,你继续。”
檀瑾宁换了常服。他惯常穿的是一件天青色的圆领袍,外罩狐领斗篷。一进屋,他便将斗篷脱下,坐在靠窗的绣墩上。
他静静看着孟华玉。
屋内静悄悄的,无人说话。
华玉知晓檀瑾宁的脾性,他为人和善,从不在意小事。所以她就打定主意不开口,老实坐在椅子上,任由燕娘打扮。
燕娘很快退出去,还带走了福全。
华玉垂头,背对檀瑾宁,她的后背因为檀瑾宁的注视略微发僵。
实在拗不过,华玉转过脸去,面对着他。
她的视线极快地略过他。
“......皇上?”
檀瑾宁红了脸,他垂下头,双唇动了动,竟然不知道要说些什么。
“听说,听说你之前病了,现在怎么样了?吃了什么药?可还难受吗?”
华玉道:“谢皇上关心,已经好了。”
华玉恭顺地坐在椅子上,微微垂着头。
檀瑾宁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窗外的天色渐渐黑下去,屋内因为他的到来,换了火盆。炭火烧得旺盛,整个房间暖烘烘的。
他抿了一下唇,有些发涩。
往常他去后宫,不过略微坐一坐,糕点茶水一样都不少。今日他已经派福全提前打过招呼,可房间内却一样东西都没有。
奇怪的是,他竟一点都不生气。
华玉自然注意到檀瑾宁的小动作。她迟疑了一会儿,起身倒了杯热茶递过去。
檀瑾宁接过,喝了几口。
华玉道:“皇上恕罪。我大病初愈,恐无力服侍皇上。”
“无事,我只是来坐一会儿。”
旁边是一张矮桌,桌上放着几张绢布。檀瑾宁拿起来细细端详,发现绢布上绣着几朵小巧精致的梅花。应该是用来做手帕的。
他夸赞道:“这梅花绣得极好,仿佛真的似的。”
华玉看了一眼,并未多言。
檀瑾宁又道:“我记得皇叔最喜欢梅花了。前面就有一处梅花园子,改日我带你去瞧瞧。里面的梅花开的极盛、极美,正巧前几日下雪,如今雪还未化,白雪红梅最好看了。”
华玉细想片刻,道:“我记得,此处只准摄政王进入。”
檀瑾宁笑道:“旁人自然不行,但他是我的皇叔。虽然他不喜欢旁人进入,但是我总是可以的。”
“那日我曾遇见摄政王,他坐在轮椅上......”
华玉话还未说完,便被檀瑾宁打断。
“休要提这句话,若是被皇叔听见,又要发好大的火,他最忌讳别人提起他的腿了。你往后遇见他,连看也不要看。”
华玉点点头。
从前她并不关注摄政王,对他的事情全不知晓。今日,檀瑾宁既然提起了他,华玉自然是想从中知晓更多的事情。
“王爷他,是为何变成如今这样的?”
檀瑾宁一时无话,静静注视华玉。
华玉目光坦然,带着小心掩饰的好奇。
她似乎只有十六岁,正是天真无邪的年纪,对事情好奇些也是正常的。
檀瑾宁在华玉近乎期待的目光下,完全无法做到闭口不谈,只得无奈笑笑。
“皇叔的事是禁忌,连我也不敢多谈,你竟还问我......”
作者有话说:
本章留言发红包~
第7章
周英帝继位时,大周国力衰微,与大周是宿敌的北境趁机而入,在大周边境烧杀抢掠、无恶不作。
朝廷缺人。
文武百官无一人敢上,纷纷上谏求和。
不惜以割地和亲为代价。
谁也没有想到,当时年仅十八的檀云秋,早已被人遗忘在大漠的废太子之子。
他召集大漠兵士,披战袍,凭借一杆红缨枪,直入北境腹地。
北境军节节败退。
檀云秋浴血奋战,终将北境军赶到千里之外。当时的他,是大周子民心中的战神,是天降的救世主。
此后,檀云秋被封亲王,入盛京。
几月之后,随周英帝春狩。
在狩场内,周英帝被刺客刺杀,檀云秋不惜以身体相护。
最终,周英帝获救,而檀云秋的双腿也在那场刺杀中废掉。
......
华玉是在以后知道檀云秋的过往。
现在,她只从檀瑾宁的口中得知,檀云秋是为救先帝才废掉的双腿。
檀瑾宁刚刚说完,福全便进来。
“皇上,周御史求见。”
檀瑾宁有些不耐烦:“这么晚了,他怎么又来了。”
华玉劝道:“想必是有要紧事。”
“能有什么要紧事,他们各个见了皇叔跟老鼠见了猫似的,可谁知一转头,都纷纷来我面前说皇叔的坏话!”
檀瑾宁叹口气,离开了。
华玉站在门外送檀瑾宁,直到看不见他的背影,这才吩咐宫人关门。
燕娘将御膳房送来的食盒摆在桌上。
“宫里的人最会捧高踩低,皇上来了咱们这里,他们便献起殷勤,往常何时给咱们送过糕点,如今都来了。”
食盒内装着御膳房新做的糕点,是给各宫当夜宵的。
掀开盖子,里面装着酥酪并几块新鲜花样的糕点。
华玉兴致缺缺:“如今夜都深了,吃了恐积食。”
“正是呢。”
“你拿去让值夜的宫人分了吧。”
燕娘很快回来。
华玉已经躺在床上,正准备睡觉。
“......姑娘,睡了吗?”
华玉睁开眼睛,懒懒地趴在床沿,她双臂交叠,下巴搭在上面。
“燕娘要说什么。”
燕娘犹豫片刻,开口。
“姑娘别嫌我多嘴。今日我打眼瞧着,皇上在掬水亭见姑娘第一面,就移不开眼。都说赵淑妃最得盛宠,可今日宴席上赵淑妃对皇上说的话,他全没听进去,只顾着看姑娘了。果不其然,皇上忙完就来了姑娘这里。”
“且皇上这人实在和气,一直笑着。姑娘没瞧见,皇上一见姑娘,脸都红了......”
华玉静静听着。
檀瑾宁长相极好,天生一幅温柔和善的模样,每每见到她,总是还未言语脸却红了。
她以为自己再见到檀瑾宁,会勾起前世的回忆,以至于让她忘记死时的痛苦,再一头扎进嫔妃争斗中。
可事实是,并没有。
她是打定了主意要远离前世所有的一切。
“......姑娘,你在听吗?”
华玉应了一声:“在听呢。”
她有些犯愁。
她现在已然入宫,身份上是皇上的女人,若想要避开前世的一切,那么就只能依附摄政王。可是摄政王对她的讨好并不感兴趣,甚至隐隐厌恶。
似乎所有的路都被封死。
华玉思索片刻,实在不知该如何做。
她对摄政王有些打怵,那日自慈恩殿回来,实际是死里逃生。若让她再做一遍在梅园的举动,她实在是没了勇气。
良久,困意袭来。
华玉渐渐闭上眼睛,睡了过去。
燕娘兀自说着,待低头去看,发现华玉枕着手臂睡着了。她安安静静的,一点声也没有,半个身子露在被褥外。
旁人瞧着只会觉得乖巧柔顺。
像只收了爪的猫。
燕娘给她盖好被子。拨了几下炉内的炭火,火立马又旺起来。她将铜罩子盖上,这才在外间睡去。
......
夜深了。
永安宫内,烛火仍亮。
赵惠然并未入睡,她睡不着,坐在床边等待着。良久,翠儿进来。
“如何?皇上留宿了吗?”
“娘娘安心,皇上去了书房。”
赵惠然舒了口气。
她起身坐在镜台前,仔细端详镜中的女人。
“翠儿,我美吗?”
“娘娘自然是美的。”
“是吗?可我怎么觉着,我一点也比不得她......”
赵惠然呆了半晌。
镜中的女子还年轻,肌肤滑嫩,容貌自然是好的,可她却无端地感受到了恐慌。这阵恐慌将她整个人笼罩住,她似乎又回到了前世独守空房的时候。
人人都说孟娘子美貌倾城。
人人都羡慕孟娘子独占皇恩。
赵惠然也不例外。
她羡慕,又不甘。
“娘娘多虑了。孟娘子不过是得了太后的欢心,皇上碍于太后的脸面,今晚才去的她那里。前些日子,皇上除了咱们这里,可从没有去过别的地方。可见皇上并不是花心的人,他对娘娘的情谊,岂是孟娘子能比的?”
翠儿将热茶递到赵惠然手中,道:“娘娘喝口茶,安安心。若皇上有心,如今后宫嫔妃早多得是了。”
“......你说得有道理。”
赵惠然喝口热茶,心中仍觉忧虑。
“今日在掬水亭,皇上看她的眼神,我从未见到过。”
翠儿轻声道:“娘娘若真是不安心,何不整治她一番?您是妃,她只是美人。”
“若是被人发现就坏了。”
翠儿细想片刻,开口道:“奴婢记得,前些日子孟娘子曾得罪过摄政王。”
“确有此事,我也记得。”
“娘娘何不借他之手,将孟娘子......”
赵惠然与翠儿对视一眼,会心一笑。她将腕上玉镯摘下,戴到翠儿的手腕上。
“好丫头。”
......
翌日清晨。
小娟拿着扫帚清扫未央轩门外的甬路。平常与她交好的宫人找她闲聊:“昨晚孟娘子赐了糕点,我竟才知道,天底下还有那样好吃的东西。”
小娟不以为意:“你就这点出息?若是跟了个好主子,何止这点吃的,便是用的穿的,都要比旁人好太多。”
“你定是没吃着羡慕,我不跟你说了。”
小娟耸耸肩,见四周无人。正想偷懒,忽听有人唤她的名字。
“谁呀?”
翠儿站在宫墙边,笑着叫她:“是我,翠儿。”
“翠儿姐姐,你怎么来了。”
“倒也无事,就是娘娘赏了我许多物件,我也用不完,便挑了几件好的送给你。你且拿回去收好了,可别让人看见抢了去。”
小娟满心欢喜地接过。
帕内包着一对晶莹剔透的玉镯,并一双精致的银簪子,此外还有两串钱。
“这样贵重的东西,竟然给了我。”
“这有什么的,跟在淑妃娘娘身边,什么好东西没见过?也就是你,生得讨巧,我愿意多照应着,前些日子淑妃娘娘还夸你机灵,只可惜你已经在孟娘子身边,若不然啊......”
翠儿笑笑,没继续说下去。
“天寒地冻,竟叫你一个姑娘家的扫地,我们娘娘可从不这样......罢了罢了,是我多嘴了。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小娟咬住唇。
满心的不甘与委屈都被勾了出来。
她快步追上去,求着翠儿道:“好姐姐,你叫淑妃娘娘把我要去吧。”
......
“小娟来了。”翠儿附在赵惠然耳边轻声说。
赵惠然点点头:“让她进来吧。”
小娟怯生生地,又因为年纪小,难以掩饰住的欢喜从她眼底冒出。她到赵惠然的跟前,双膝跪地,行了个大礼。
“淑妃娘娘。”
赵惠然的唇角带着浅笑,她微微起身,虚扶了小娟一下,小娟仍旧跪地,她便不再继续,坐回塌上,身体往后倚在凭几上。
“翠儿都跟你说清楚了?”
小娟语气颤抖:“是,翠儿姐姐都说了,只是......只是奴婢不敢......”
小娟知道,天上没有白白掉馅饼的事。
只是淑妃娘娘要她办的这件事,实在令她害怕。
“孟娘子身边只有燕娘贴身服侍,孟娘子不在屋内,燕娘从不让人出入,虽说看管得严些,但是总还是能找着机会进去的......只是,孟娘子的贴身物件虽然好拿,可、可叫奴婢交给摄政王,这可如何办呀!”
小娟急出了泪珠,她并不想放过这到手的好事,可是摄政王她并不敢靠近。
实在是两难。
“翠儿,快去将小娟扶起来。”
翠儿扶着小娟坐在旁边的椅上。
赵惠然道:“你虽然害怕,可这件事非你不可。你是未央轩的宫人,只要你去,摄政王才会当真。再说了,你只是个传话的人,他又能把你怎么样呢?若真是将你抓起来,皇上跟前我还是能说上几句话的,到时候,直接将你要到永安宫,做我身边的贴身宫人,你看怎样?”
赵淑妃如今正得盛宠,旁人都削尖了脑袋要到永安宫谋份差事,在这里,哪怕是做最下等的活,都比别宫的有脸面。
更何况,若这件事成了,她便是赵淑妃身边的贴身宫人,往后谁见了,都要给三分薄面。
小娟细想片刻,终究是扛不住诱/惑。
“奴婢谢娘娘抬举。”
“娘娘且等着奴婢的好消息吧。”
2023最新网址 wap.yanqingshu.org 请重新收藏书签

推荐言情书七零娇媚美人  伪装花瓶[无  穿越七十年代  快穿之科举文  她从山上来[  太子他偏要宠  我的师门怎么 

网站首页 最新推荐 临时书架 回顶部↑

言情书搜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