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书网吧

黏人精_岑柚(岑柚)

岑柚  都市言情  录入时间:06-28
有男孩子和她表白,还是找徐靳寒。
就连晚上打雷下雨,她也会抱着枕头去敲他的房门,在少年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缩到他床上。
2.
高考之后的某个暑假,也是那样一个雨夜。
父母出门参加同学会,池鸢独自在家。
狂风将小区的电缆吹断,屋内一下子陷入黑暗,她什么都没拿,直接冲出去往对门跑。
熟悉的房门像之前数次那般,在眼前打开。
她哭丧着脸,看着眼前男人熟悉的眉眼,恳求:“我今晚能和你一起睡吗?”
男人眸色微暗,垂眼扫过她的穿着,继而转身,“嘭”地一声将门关上了。
池鸢:“……?”
〔小剧场〕
在一起之后,徐靳寒经常出任务不着家。
某天池鸢终于忍无可忍,将要换上的晚礼服摔到他脸上——
“分手吧!我觉得我们不合适。”
徐靳寒把礼服整理好,“真的?”
“当然是真的!”
“行。”他没多说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池鸢在原地愣住,忍着泪意想出去追人。
结果刚按下门把手,却被人先一步从外拉开。
男人摄住她下颚,抱在怀里整整亲了三十分钟。
直到,他温凉的唇瓣流连至她唇角,问:“还想分吗?”
“......”
好、好像可以再考虑一下?
〔稳中带皮黏人精x专治黏人精的腹黑酷man〕
〔青梅竹马/男主先暗恋〕
*世间万物都热爱春天,如同我如此热烈地喜欢你。
内容标签: 因缘邂逅
搜索关键字:主角:池鸢,徐靳寒 ┃ 配角: ┃ 其它:
一句话简介:【正文完结】青梅竹马百年好合
立意:好好学习,热爱生活与梦想 ?
第1章 黏人精
《黏人精》
文/岑柚
晋江文学城独家
“...列车车门即将关闭,下一站富河站,请需要下车的乘客提前做好准备。”
机械化的广播声穿透蓝牙耳机,钻进池鸢的耳朵,随着微信一声又一声的提示音,虚拟键盘上的手指速度明显加快。
几个熟人的小群里,正就她离家出走一事聊得热火朝天。
殷武:〔真的假的,鸢爷你爸妈要送你出国啊?〕
殷宋宋:〔那是不是以后都见不到了/哭泣/〕
周雄伟:〔去哪个国家,特产是什么啊?〕
殷武:〔大熊你就知道吃!〕
徐司媛:〔都别打岔。@一只鸟你现在在哪?〕
池鸢嚼着嘴里散了味的口香糖,百无聊赖地吹了个泡泡。
〔去什么去,国外有什么好的。〕
〔还有,你们嘴都严实点,我暂时还不想被人找到,也别问我在哪。〕
晚上十点半,这是最后一班开往外环机场延长线的地铁。
空荡荡的车厢随着线路进程左右摇摆,在各种歪头打盹的人群中,池鸢那身蓝白条纹的高中校服就显得格外清新脱俗。
她歪着头靠着一旁的金属扶干,乌黑柔顺的马尾辫有一大缕搭在肩膀上,校服领口拉得整齐,两条袖口却被短短撸上去一截。
就着耳机里熟悉而轻快地歌声,池鸢把手机扔进口袋,背好书包,拉着行李箱走到门口,车窗玻璃上映出那张初露锋芒的漂亮脸蛋。
很快,黑暗的隧道被明亮的露台覆盖,没一会,地铁稳稳停在了站台边。
四十分钟前,池鸢因为出国留学的事跟父母大吵了一架。
池鸢的父亲算京市排得上名号的企业家,公司上市之后为了扩展公司的海外市场,池弘毅打算跟池鸢她妈一起出国待一段时间,原本后续的计划都安排好了,只等池鸢去大学报名之后,夫妻俩立刻买票飞国外开展工作。
可上个月查成绩才知道,池鸢今年的分数离本地二本及格线都还差了十几分。
原本填好的志愿自然做不了数,池弘毅和陈元几经商量,最后想让她走出国留学这条路,这样一家人在国外也有个照应。可没想到,这个决定却遭到了池鸢的强烈反对。
经过三番两次的调和争吵,夫妻俩还是没能让池鸢松口。
恰逢今天晚上池家亲戚来家里吃饭,池鸢的二姑姑和陈元聊闲天,说起邻居家的某某今年考上了多好多好的大学,话里含沙射影地指摘池鸢没这个福分。
池鸢不乐意听这种话,语气挺冲地在饭桌上回怼了一句。
池父挤压下来的火气在那瞬间炸了锅。
矛盾愈演愈烈,池鸢被父母拉到房里你一言我一语数落了半个小时,回到房间后越想越不甘心,这才一气之下托着行李箱离家出走。
刚走出富河站没多久,池鸢的手机就响了。
才接通,徐司媛就忙不迭地打听她的状况:“真离家出走了?”
池鸢从兜里掏了张纸巾出来,包好口香糖进垃圾桶,“我骗你们干嘛。”
“行吧,那你现在在哪?”徐司媛叹了口气,又问,“别人不能说,我总得知道吧,万一你爸妈打电话到我这来,我也得给你编个相反的方向啊。”
“你少给我挖坑。”池鸢听着这话就不对劲,“我成绩虽然没你好,但我又不傻,告诉你了还能叫离家出走?”
话没套出来,徐司媛没好气地说,“我是在关心你,别不识好歹啊。”
池鸢轻哼一声,托着行李箱走过十字路口,滑轮滚的声音在安静的街道上显得格外明显。路口对面是一个公园,她轻车熟路地拎起行李箱放上台阶,沿着公园里幽静地小路往里走。
虽然很少在晚上过来,但池鸢知道,只要绕过这一片,就能看见京市公安大学的校门。
徐司媛知道她嘴硬,听她不搭腔后又道:“你以为你不开口,我就真的不知道你去哪?”
池鸢脚步放缓,和徐司媛以往十几年的交情让她发现,只要这种语气一出现,她的处境就会发生逆转。
果不其然,没等她组织语言,徐司媛的问题紧随其后:“你是不是准备去公大?”
“......”池鸢嘴角一抽,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,“你猜错了。”
“是哦。”徐司媛又说,“那你现在拍个照我看看。”
“......”池鸢沉默了,过几秒终于忍无可忍地哀嚎一声,“徐司媛,你绝对是老天爷派来克我的!”
听这反应,对面却乐开了花:“你啊太简单了,从小到大不管遇见什么事,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我哥,你就没有点别的招?”
“你管我。”拖着行李箱走了这么久,又被戳穿心事觉得很没面子,池鸢气息有些不稳,“该干嘛干嘛去,挂了!”
池鸢说完,瞪着通话结束的界面看了好几秒,才吸吸鼻子,把手机放回包里。
想想又觉得不放心,点开微信找到和徐司媛的对话框。
池鸢:〔你要敢告诉其他人,我就把你早恋的事告诉徐伯伯。〕
徐司媛:〔什么早恋,求而不得懂不懂?〕
池鸢:〔反正都一样。〕
徐司媛:〔......你这个恶毒的女人。〕
池鸢发了个得意的表情过去。
徐司媛的学习成绩向来不用家长操心,只不过徐家家教甚严,这事要是捅破了,徐司媛估计得听上好久的思想教育课,更何况还是求而不得的暗恋,徐家人根本不能容许这种事情发生。
不过池鸢当然不会说出去,她也只是在口头上逞点威风罢了。
收起手机,池鸢托着行李继续往前走。
公园的小路并不狭窄,每走十米会看见边缘伫立的路灯,沿路顺着往道路尽头去看,依稀能窥见大路上的明亮灯光。
大片大片的杉木群将头顶遮盖得密不透风,夏天傍晚来倒是凉爽,夜深了反而有种深陷密林的错觉,曲径通幽处,总会让人发散出一些不太正面的想象。
“这破地走了半天连个人影都见不到。”池鸢忍不住嘀咕。
话音刚落,不知从哪里吹来一阵风,风声减弱,反倒衬托出身后的脚步声格外明显。
池鸢拢了拢背带,加快脚步。
还没等走出几步,身后那脚步声陡然加快,池鸢心一紧,没等她做出反应,手上忽然掠过一道很大的力,瞬间将背包从她肩膀上掳走。
一道黑影从身边掠过,擦着池鸢的肩膀就往前飞奔。
“喂!”她反应过来,立刻拉着行李箱跟上,边跑还边嚷,“狗东西,敢偷姑奶奶的包,你给我站住!”
喊了几句,池鸢发现和小偷的距离越拉越远,索性扔下行李箱,拔腿就往前冲。
那小偷似乎没料到这人能这么紧追不舍,刚往后看一眼,迎面就接了池鸢一巴掌。
他的帽子被往后扯着,人也被领口的束缚拽回来。
池鸢喘着粗气,对着那张脸就开始挠。
十分钟后,小偷在恐怕会毁容的极度恐惧之下报了警。
没一会,身穿制服的民警拿着对讲机找过来。
晚上十一点,池鸢灰头土脸地坐在椅子上,背包和行李箱放在身边。
室内的白色墙面上写着“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”的字样,工作台后,民警正在询问这次事件的始末。
直到头顶有声音提醒:“...注意力集中点。”
池鸢才从警察敲击桌面的动静中回过神。
民警看她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,也没多计较,整理好手上的笔录递过来,“你在这份笔录上签个字,等来接你的人到了,就可以走了。”
被她挠花脸的小偷就坐在旁边,一听池鸢竟然这么快就能走,捂着脸控诉:“不行,警察同志,你看看我这脸都破了相了,怎么着都得判她个故意伤害罪吧。”
“老实坐着!”民警竖着眉反问,“你要不去抢人家包,脸能花吗?”
那男人被噎到,闷声嘟囔了两句,倒真老实了。
民警以为这事到这就算告一段落了,把笔递给池鸢让她签字。谁知道,池鸢看过之后把文件板往桌上一扔,“我不能走。”
民警:“什么?”
“我不走。”池鸢重复,瞥眼瞧着那人,“我还有账没跟他算呢!”
民警有些不理解:“还有什么?”
“您看,我这刚做的美甲都被他弄掉了,得让他原价赔给我。 ”池鸢理直气壮地说。
民警:“......”
“你这小姑娘可真有意思啊,我都没找你要赔偿费,你还让我赔你钱?!脸怎么那么大呢?”
那人捂着脸撑起身来,另一只手指着池鸢的脸,谁知往前迈步的时候脚别了一下没站稳,人差点要往她这边扑过来。
池鸢刚往后仰了仰上身,手腕就被一道力拉向后方。
一眨眼的功夫,她被人带到靠门边的安全地带。
“又闯什么祸了?”熟悉的嗓音从头顶落下。
徐靳寒把人扶稳,池鸢的眼神亮了亮,手抓着他的胳膊不放,“你怎么才来啊。”
十分钟后,徐靳寒从警务室出来,欣长利落的身形在走廊上投下一道剪影。
池鸢立刻拉着行李迎上去,“怎么样怎么样,警察同意他赔钱了吗?赔多少?”
徐靳寒瞥她一眼,顺手将她怀里的包拎过来背上,“没问。”
“你怎么能不问呢!那可是我新做的美甲,用了我半个月的零花钱...”
池鸢说到一半的时候,刚好瞧见对面的人正垂眸看着她。
他五官硬朗,棱角分明,少年气杂糅在愈渐成熟的眉眼之下,又因为在军校常年训练的缘故,不说话的时候,面色看起来很凶。
在那样高压的眼神注视中,池鸢越说声音越小,最后在要钱还是要命这两个选项中抉择了一下,话音转回来:“算了算了,就当我大人不记小人过,这次便宜他了。”
说罢,她还是有点恶狠狠地不甘心。
只不过动作倒快,像生怕被人叫住似的,拉着行李箱快步走到徐靳寒前面。
徐靳寒在身后跟着,嘴角有些无奈地往上勾了下。
作者有话说:
久等啦!!!祝姐妹们5.20快乐!!!
评论区有红包掉落(≧0≦)~
第2章 黏人精
夜色如雾,午夜十二点的警局周围静悄悄的。
池鸢和徐靳寒接连从大门口出来。
“我们现在去哪啊?”池鸢看他走得挺快,像是目标明确的样子。
徐靳寒抬手看一眼腕表,简单干净的纯黑色作训服在肘间形成褶皱,“我叫了车,就停在前面不远。”
池鸢警觉起来,脚步顿了下,“你要干嘛?”
徐靳寒显然已经知道了事情始末,回头看她,不浓不淡的剑眉微微上扬,“你说呢。”
“先声明啊,我不回去。”池鸢抱着包,“好不容易揭竿起义,我可不想这么快就打道回府。”
“离家出走不到一个小时就把自己送进了警察局。”徐靳寒刻意停顿几秒,问,“你还想怎么揭竿起义。”
“那我怎么知道大晚上的小偷还这么敬业。”池鸢弱弱反驳,“况且我也没怎么样。”
女孩的头微微低下去,从徐靳寒的角度,能看见她饱满光洁的额头。
他在心里叹了口气,语气不像之前那样强硬:“来之前我已经跟陈姨通过电话了,他们正在到处找你。”
池鸢抬起头,“那你怎么说的?”
“实话实说。”徐靳寒觑着她,“不然你想住在派出所里?”
“怎么可能,这不是还有你嘛。”她怎么可能没有计划就过来找他。
池鸢端起讨好的笑,凑过去,“要不,你帮我找个地方凑合一晚上?”
徐靳寒环胸看她,倒也没急着说好与不好。
池鸢被那双眸子盯得心里有点发虚,表面上却还装着一脸平静,“行吗?”
在长达十几秒的沉默注视之后,徐靳寒终于松口,音色在寂静地空气中显得有些低哑:“身份证带了吗?”
“带了带了。”她如获大赦,连忙点头。
徐靳寒瞥她一眼,拿出手机将原先的订单取消,又带着人在公大附近找了一家酒店。
得到同意后,池鸢全程表现得格外乖巧。
在徐靳寒跟陈元打电话说明情况的时候,她就站在酒店大厅等着,偶然瞄到大堂右侧还在营业的咖啡厅。
“身份证拿给我。”十五分钟后,徐靳寒走上台阶。
2023最新网址 wap.yanqingshu.org 请重新收藏书签

推荐言情书童话梦(休眠  我好凶哒(二  为你动情(春  灰色轨迹(黄  恶意犯规(疯  先婚后爱_筱  过期白月光_ 

网站首页 最新推荐 临时书架 回顶部↑

言情书搜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