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书网吧

好事将近(月光杯)

月光杯  青春同人  录入时间:11-17
第1章 我不喜欢她
出了客车站,许隐率先看到的是母亲褚翠,大夏天,她穿的是镇上摊贩常卖的那种墨绿色冰丝套装,将将齐小腿肚的马裤,底下一双凉拖鞋裹着一双白色的脚,肩膀上斜挂着一个洗不掉灰的黑色的包,一头自然卷用掉了漆的夹子整齐的归在耳后。
看到许隐拖着行礼箱出来,她灭掉了手中的烟,朝女儿招了招手。
意料之中的,许隐在街口看到了自家那辆破三轮,她用余光去瞟褚翠,满脸无语,这车怕不是有十几年的历史了。
褚翠看出她的不满,张口教训:“要我用八抬大轿抬你回去不成?钱难挣,节约点吧,就我昨天说换个冰箱,你爸还说那破冰箱修修可以再用五年……”
她继续啰啰嗦嗦的念叨,直到听到什么嫁妆、彩礼,许隐才忍不住接了话:“跟你说了我是不会结婚的,你节约点,别算我那份。”
“欠揍是吧?”褚翠瞪她,正说着,车子已经出了县城,往国道驶去,穿过国道就是凤来镇。
七月末的时节,两旁的农作物长势正好,许隐盯着那一簇一簇的穗子问褚翠:“怎么最近流行种高粱?”
褚翠点燃了一支烟,透过烟雾看着山头大片的高粱,突然眼角弯了:“前头孟家村那建了一个酒厂,联合镇里出了个政策,包种包收,今年镇上就大都改种高粱了。”
许隐听了没再说话,褚翠瞥了她一眼又道:“你那小学同学,孟什么来着,那酒厂就是他大伯回来弄的,你那小学同学年后也回来帮忙了,前些天我去孟家村订小麦,见那小伙子长得哟,花一般,眼睛是眼睛,鼻子是鼻子的,又人高马大,长得真不错咧……”
许隐再次给听笑了:“谁不是长的眼睛是眼睛,鼻子是鼻子的,难不成你还见过没长眼睛鼻子的?”
“……”褚翠斜了她一眼。
这头坐着的许隐反应过来什么,转头看她:“你不会上门给我说亲了吧?”
褚翠再次斜了她一眼:“你倒是想?人家家里管着那么大个酒厂,人才又了得,说亲都从孟家村排到许家村了。”
许隐无语:“那你还说啥?”
褚翠看着远处的山头笑:“我这不是想着,你俩是小学同学,看看能不能进水楼台先得月吗。”
车子转了个弯,开到了镇口,不远处的梅江边上,一座白色的酒厂赫然矗立着。
这条江横跨两省,上下两头产着两大国家级别的酱香酒,到她们省内,还有无数出名的白酒都是产自这条江。
正看着,褚翠这头突然降速,她将烟头扔掉,看了看仪表盘:“兔崽子!没给我充电!”
许隐服了:“妈,我求你,咱买个车吧,五六万都成,四五万都成,多便宜都成,这钱我出。”
“行!”褚翠应得爽快,下车往前头瞧了一眼。
这头许隐翻开通讯录给她堂哥打电话,话还没说两句,她就听到背后的褚翠正笑意盈盈的和谁说话,她转头,见褚翠对面有个背影,正弯身在拉地上的有线插座,她挂断电话走到褚翠旁边,褚翠还在和拉线的人说话:“得有二十八了吧?我记得你跟我家大姑娘同学来着。”
那人将电三轮电充上,点头道:“是。”
许隐低头打量他,正巧那人也抬头,两个人视线对上,她嘴角挂着笑:“老同学?”
孟临朝她笑了下,算是打招呼。
许隐往他背后看去,见下面有个小鱼塘,鱼塘里有一个抽水磅,正在呜呜的抽水,旁边有一台发电机,轰隆轰隆的响着,而给她家电三轮充着电的插座就是从那个抽水磅旁扯上来的,那抽水磅旁蹲着一个人,低头看了会儿朝着他们喊:“没油了。”
许隐瞥了一眼那个插座,转头回电三轮旁,从里面把刚才褚翠抽的烟拿出来,走到边上给孟临递了一支,她是知道乡村的那份市侩的,给人递根烟,万事好说话:“我听我妈说你年后回来的?怎么也不招呼一声,咱俩也得有段日子没见了,今晚有空没,叙叙旧?”
孟临淡淡的看了她一眼,没有接她手中的烟,而是转头朝下面的人喊:“拔了吧,明天抽。”
许隐松了口气,又和他扯其他的,一边扯一边观察,她仰头粗略估算这人得有180往上的样子,皮肤是真的白,又白又细,快赶上自己了,那五官倒没褚翠说的那么夸张,但在许隐的阅历里也算出挑的。
她往下瞥,看他挽着裤腿,拖鞋和脚上都沾着泥,而面对她的打量,显然十分不自在,原本面向着她的脚已经转到了另一边了,对她的寒暄也是爱答不理的。
随后两人又寒暄了一会儿,相互扫了微信。
看电充得差不多,母女俩道了谢上车,褚翠开走之前,许隐还特意压低视线,笑着摇手里的手机:“老同学,谢了啊,改天请你吃饭。”
那头人轻轻点了一下头,没说话。
车子开出去一会儿,褚翠高兴的碰了一下许隐:“你瞧着咋样?”
许隐拿着手机,打了几个字又删了,转过头问褚翠:“他叫孟什么来着?”
“……”
而这头,看着那发电机当的一声停下,孟传宇趿着拖鞋上来了,他瞧了瞧那电三轮上的人,不禁笑了,问孟临:“这是那谁?许谁来着,许隐是吧!”
孟临正在收电线,闻言瞥了他一眼,见他这样孟传宇更来劲儿了:“你当时是不是跟她写情书来着?是给她吧?我记得给我爸抓到了一顿好揍。”说完哈哈大笑,笑够了他才直起身,拍孟临的肩膀:“你要不要试试?知根知底的,我妈叫你去相亲那些还未必合适。”
孟临往电三轮远去的方向看了一眼,随后摇头:“我不喜欢她那样的。”
到家后,许隐把行李搬到二楼,给她表姐褚橙发了一条微信,说了自己明天要去市里的事。
要说到褚橙,许隐只有一个大写的服字,在许隐还没有看透恋爱本质的时候,褚橙已经看透了婚姻的本质,率先将去父留子落实了。以两人的关系,许隐无数次套话,想要扒出让褚橙甘愿折腰的那个男人,但褚橙嘴严得要命,只说是一夜情,又不打算结婚,也怕后期因为拼事业,身体不适合生育了,而自己恰好又想要孩子,就水到渠成了。
这话许隐是信几分的,褚橙和自己不一样,褚橙喜欢小孩儿,而自己一个人野惯了,就是个孤寡的命。
许隐第二天一早去了市里看车,她给褚橙打了个电话,没一会儿那人就来了,领着她往建材市场去。
“你买空调干嘛?你要回家?”许隐问。
“这段时间不忙,想着正好我妈六十了嘛,把年假休了回去陪她过个生日,我那个房间没装空调,夏天热死了。”
“下半年褚凝该去幼儿园了吧,要表示表示?”许隐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。
褚橙点头:“请保姆我实在不放心,我妈也带熟了,我照常发工资,比她在家里忙活好。”
许隐却觉得这事比较悬,褚橙还有个哥哥,马上生二胎了,自己的舅妈是个重男轻女的,褚橙未婚先孕生下褚凝她都觉得下了她的面子,让她在镇上抬不起头,这些年也都是舅舅在帮褚橙照看一二。
“先看看舅妈怎么说吧,如果她走不开就我来带,我每周只有两天课。”许隐在一所大专学校任教,上学期评上讲师后,许隐就不再担任学院的行政工作,放假前她特意请教学秘书吃了个饭,对方答应将她的课两天排完。
褚橙嗯了一声:“不管怎么说,下半年我肯定要把她接到市里来。”
两人一人选了一台空调,然后去看车,最后定了一辆十万多的吉利,办好手续出来,那边拿着临时车牌过来,交代她去车管所上牌的事。
全部办完已经接近五点了,许隐开车回了镇里,褚橙继续加班去了。
路上许隐拿着手机拍了照片发到自家群里,仰头正巧看到国道旁的孟临,他旁边还有一个女生,许隐想起褚翠说看上孟临的都从孟家村排到许家村了,她拿起手机将前面的两人的背影拍了下来,发过去问:“约会了?”

第2章 多深情
从背影看,孟临收到消息掏出了手机,之后转头,两人对视上,许隐朝他笑,还空出一只手朝他招手。
但那人很快转过头去了,过了一会儿,许隐收到了两个字:“不是。”
许隐看着那两个字忍不住笑,觉得他应激点挺奇怪的,她把车开到两人旁边停下,低头问孟临:“搭车吗?”
孟临正被于桂云弄得心烦,想也没想就点了下头,末了转头问于桂云:“你回县里还是……”
于桂云看得出孟临不高兴她找来,想来觉得还是该循序渐进,点了下头:“我还有点工作要处理,得回去一趟。”
孟临点了下头,拉开车上去了。
车开出去一段距离,许隐往后视镜瞧去,那姑娘还站在路边看着他们,她忍不住咂了下舌,瞥副驾驶上的人:“挺好的啊,多深情。”
可能搭了她的车,孟临也没像之前那样爱答不理的,他淡淡地看了许隐一眼:“不想结婚,没必要耽误人家。”
闻言许隐挑眉看他:“那你可得好好跟人说清楚,好好拒绝人家。”
孟临点头:“说清楚了,但这人是我伯母那边的亲戚,有点讲不通……”
许隐心下了然,车内一时陷入寂静,脸皮挺厚的许隐竟然觉得有点尴尬,她清了清嗓子,扯了个话题说:“你为什么不想结婚?”
问完又觉得自己有点冒犯,又补了一句:“我也不想结婚,我目前还没有看到我身边那些结婚的人哪一个是幸福的,可能是我比较自私吧,我不觉得结婚能给我带来任何好处。”
孟临垂着眸,半晌才开口:“一样,我不喜欢和另一个人绑定在一起,不喜欢要生一起生,要痛苦一起痛苦,要死一起死的感觉。”
话题略微聊得有点沉重,许隐转换了话题:“你们这边是不是结合一个历史名人在做旅游业,好像你们家还推了一个相关的酒是吧?”
孟临点头:“刚发了一批给镇里,”说完又问许隐:“你想要?”
她本来想说她在瞎扯,就问一下,可话出口,她却说的是还有吗?
孟临点头:“我找时间给你送过去。”
许隐笑着道谢,她看着前方,深吸了一口气,问旁边的人:“你在哪下车来着?”
孟临往前面看了一眼,指着那个岔路口:“把我放这儿就行。”
许隐停车,将他放下,看着人从小路走下去,心里都在砰砰响,从大脑到指尖都兴奋得不行。
她十三岁离家,孤身在外求学,什么样的人,什么样的事她没遇过,杀只鸡、宰条鱼她眼都不眨一下,对小年轻更是毫无感觉,可刚才那个人往车里一坐,她那颗麻木不仁的心就痒了。
她卷缩在方向盘上的手指,甚至忍不住想要靠近他。
意识到自己有这样的想法,她在心里笑骂自己是变态。
到家里,空调已经到了,师傅正在安装,褚翠瞧着高兴,左右看了一圈,又过来问她:“这买成多少钱?”
许隐撒谎:“三千。”
褚翠非常满意,又问楼下的车多少钱。
“五万。”
褚翠笑着下楼,说要去给她做好吃的。她盯着师傅把空调装好,褚翠刚好把饭做好,一家人刚坐上桌,她弟许杰盛一通电话就打过来了,大意是说家里买车了怎么没人和他说,他不喜欢现在那个七座的,十万多的价格,开出去不体面,问能不能换一辆。
许隐还没爆发,褚翠就爆发了:“你说这什么混账话!要换你拿十万出来,你这么了不起,你把你姐买车的车补上,你自己去换!”
那边闻言有些诧异,问:“这钱她出的?”
回应他的是一阵沉默,他收了刚才那副质问挑剔的口气,息了声:“行吧。”说罢又扯了些其他的,说自己受不了这酷暑,过两天要回家。
这一通电话打完,许隐也没了吃饭的心思,收了碗去厨房。
他这个弟弟比她小五岁,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儿,他懂事那会儿,家里条件好了很多,加上后来她家的挂面小作坊生意一直不错,就理所当然的以为自己是小康家庭,吃的穿的从来没有差过,外加从小成绩优异的缘故,家里宠得不行,从来不让做家务,万事以他为先,无端给他生出一种家里的小皇帝的感觉。
有时候,许隐甚至觉得,父母这种对他捧上天的教育叫他养成了一种目中无人的态度,他接受不了别人对他提出的意见,所以一味的指责别人,没有担当的将所有的错误推卸出去。
许隐不止一次的和褚翠说,许杰盛这样的性格,出去要吃亏的。
她母亲却总是不以为意,说踏入社会就会懂事了,每次听到这里许隐都觉得无语,能自己教育为什么要让社会教育,自己知道轻重,社会能知道轻重?
越想越烦,她拿着手机出门,沿着他们村的河边散步,河边搭了一些买烧烤的小商贩,烟雾起来,炊烟袅袅的,看着还挺应景。
恰这时,手机弹出一条消息,她点进去看,是孟临的,微信是一张照片,点开看是她的背影。
她转头,就看见了坐在河滩上的孟临,他旁边放着一罐啤酒,一个后脑勺对着她。
靠,镇上真是太小了。
许隐收了手机过去,走近看到啤酒旁边还有一个塑料袋,里面还有四五罐啤酒。
“一个人喝闷酒?”许隐坐下,拉开塑料袋,在里面给自己拿了一罐,拉开喝了一口,冰凉感从口腔传遍整个身体,一阵清爽。
孟临点了点头,继续喝了一口。
“诶,诶,”许隐拦住他,和他碰了一下:“陪你走一个。”
喝完许隐侧目看他,他的鼻尖上出现一点红,加上他坐在那并不打算说话,一副假装岁月美好的易碎感,让人忍不住想要打碎。
许隐靠近他一些,离他只有一个手掌的距离歪头和他讲话:“你们家酒厂一年收多少高粱?”
2023最新网址 wap.yanqingshu.org 请重新收藏书签

推荐言情书重生九零开饭  在贵族学院女  优学姐与沢田  诸朝都在直播  枕下玫瑰(菌  我男朋友是神  明初第一太子 

网站首页 最新推荐 临时书架 回顶部↑

言情书搜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