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书网吧

违背祖训的我成了哭灵人(不见桑梓)

不见桑梓  其他完结  录入时间:06-11
简介
人死如灯灭,无怨入轮回。 人出生的时候需要稳婆接生,死的时候也要有人送他们踏上黄泉路、进入轮回所……
我就是那个送它们进入轮回的人。 姥姥死的那天,我违背祖训,成了一个哭灵人……
第1章 白事给红事让路……
我叫姜灵,这个名字是我外婆在我出生之前就已经定下来的。
我外婆是一名哭灵人。
人出生的时候有稳婆接引,让一个生命降临人间,死的时候自然也需要有人送一个生命进入轮回。
我外婆工作就是送死者入轮回。
在我出生之前,外婆就把我当成了她一身本事的传承者,但是她怎么也都没有想到,我竟然是个男孩。
哭灵人的规矩,传女不传男。
几千年来,外婆这一脉诞生的后代全部都是女孩,唯独在我母亲这一辈出了意外。
我命格属阴,却是男儿身。
我母亲未婚产子之后便离家出走,到现在已经十八年了,依旧杳无音讯。
这十八年来,我和外婆相依为命。
外婆经常感慨,以我极阴的命格,要是个女孩的话,那就是天生做哭灵人的料子,只可惜我是个男孩。
我见过外婆哭灵的场面,那种特殊的音调,仿佛真的让人看到了黄泉路、见到了轮回所……
外婆的名气很大,我亲眼看过有人开着豪车沿着崎岖的山路来到外婆家门口,只为了请外婆为死者哭灵。
甚至有一些我经常在电视里才能看到的人物找上门来,面对外婆的时候也都恭敬无比。
所以一直以来,外婆都是我心里最厉害的人物,我也不止一次告诉外婆我想像她一样成为一个哭灵人。
但是每一次外婆都会严厉的呵斥我,不允许我有这样的想法。
我虽然表面答应了,但是不止一次背地里偷偷溜出去,看着外婆给别人哭灵。
我模仿她的音调,尝试着理解她念出来的那些句子……
到后来我甚至能够发出和外婆一样的声调,念出来的句子也和她一样了。
那个时候我就想找机会在外婆面前露一手,展现一下自己的本事。
我天真的以为只要自己展现出成为哭灵人的天赋,外婆就会改变主意,教我一身本事。
那一段时间我特别希望有一个死者能给我练练手。
没想到还真让我给等到了……
那是三年前的夏天,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不大的村子里接二连三的有人死去。
外婆被请去哭灵,我按照惯例留在家里看门。
临近半夜的时候,我听到了敲门声。
打开门,就看到一个中年男子带着几个孩子披麻戴孝的站在门口。
一问之下才知道,中年男子的妻子死了,今晚守灵,按照规矩需要有人哭灵,家里几个孩子还小,根本不懂这些,所以才想到了我外婆。
我告诉他们外婆不在,中年男子当时就急了,带着几个孩子跪在了我面前,要我无论如何都想想办法。
这一跪我没来得及避开,按照习俗,这一跪我既然受了,那就要给他们想想办法。
看着跪在我面前的几人,一直压在心底的那个想法再次升起。
我提出要是他们信得过我,就由我代替外婆去一趟。
中年男子不知道哭灵人传女不传男的规矩,只是疑惑地看了我一眼,最终还是点头同意了。
一路上我有些兴奋,甚至还有些期待,我觉得只要我能够好好地完成第一次哭灵,外婆就会改变主意。
到了主家,我便学着外婆的样子,直接跪在灵堂里哭了起来……
只不过伴随着我的声音响起,整个灵堂忽然挂起一阵阴风!
并且伴随着一声猫叫响起,我抬头一看,一只黑猫正站在停着尸体的床上,土黄色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看着我。
我被这一幕吓坏了,隐约间看到那尸体似乎动了一下!
“起尸了!”
不知道谁大叫了一声,然后整个灵堂便乱做一团。
隐约中,我似乎看到床上的那具尸体坐了起来,脸上依旧盖着纸钱,转过身要向我扑过来!
那一刻,我觉得自己要死了,整个人都陷入了迷糊的状态。
朦胧中,我听到了一道苍雷般的声音,像是一柄利剑直接将灵堂上的阴气斩开了……
我听到了外婆的声音,然后便晕了过去。
这一次我高烧昏迷了七天,睁开眼,最先看到的就是外婆那张一下子苍老了很多的脸。
她先是给了我一巴掌,那是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打我。
打完我之后,她又似乎轻松了很多,她问我想不想学哭灵术。
那可是我做梦都想学的本事,我想也不想的就点头承认了。
她便带着我来到了她平时不准我进的香堂,让我跪在了一个泥塑的女子雕像面前。
外婆要我恭恭敬敬的给雕像磕了三个头,并且要我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再帮任何人哭灵,并且等我学会了这一身的本事之后,要全部传给我的女儿。
见到我在泥塑前发了誓之后,外婆开始正式教我本事。
哭灵人一脉传承久远,算是风水相术之中的一个分支,只不过因为它的特殊性,所以知道的人并不多。
再加上现实生活中也有不少人从事着哭灵人的营生,只不过这些哭灵人和我们是不一样的。
外婆告诉我,我们的这一脉的任务是,送死者入轮回……
外婆说的不错,我确实很有天赋。
哭灵人必须要学会的《镇魂音》我只用了一个月便学会了,而当初外婆仅仅是入门就花了半年的时间,等到学会已经是两年的时间了。
至于那些复杂的颂词,我也在很短的时间内便彻底的掌握了。
也就在我掌握那些颂词之后,我才知道我第一次哭灵出现那种意外的原因。
我当时只知道学着外婆的腔调去念那些颂词,却不知道颂词也是分场合的,而我那天念的颂词应当是妻子给丈夫的颂词。
和那天的情况完全相反,所以才惊扰了死者,造成了那么大的乱子。
三年过去,外婆一身的本事已经被我掌握了九成。
而这三年的时间内,外婆像是老了几十岁一样!
就在外婆将她最后一个本事《天雷怒》交给我之后,她便直接撒手人寰……
十八岁那年,我失去了和我相依为命的外婆……
外婆死之前给我留了一封信,交代我等到她下葬了之后再打开。
我强忍着悲痛,在村里人的帮助下给外婆治丧。
我想要风风光光的把外婆送走,却没想到在下葬的当天就出了意外,也就在那一天,我违背了自己的誓言,成了一名哭灵人……
第2章 白事给红事让路嘞
外婆下葬的那天送葬的队伍足足有几百米长。
就连附近村子里都有不少人赶过来,只为了送外婆最后一程。
我披麻戴孝走在队伍的最前面,站在我旁边的则是村子里的老村长。
这些年和外婆相依为命,现在外婆去了,我心情沉重,根本就接受不了这个事实。
一路上我低着头木然的向前走着。
啪!
一道声音在我耳边炸响,我抬起头便看到了一对硕大的鼻孔。
一匹白马就站在我面前,我甚至能够感受到它呼吸的时候带出来的草腥味。
白马上面坐着一个中年男子,正一脸嘲讽的看着我。
他穿着一件红色的马褂,胸前还绑着一朵大红花,头上带着喜庆的帽子,这样的装扮在我们那里是迎亲时候才能穿的。
“孙二狗,你这是什么意思!”
我年轻气盛,看着孙二狗这幅打扮眼睛立刻就红了。
今天是我外婆下葬的日子,这孙二狗却一身喜庆的大红色,这是摆明了要挑事。
老村长也清咳一声,颤微微地上前:“孙二狗,今天是姜灵他外婆下葬的日子,你这么做有点过分了吧……”
“老村长,你这话就不对了吧。”孙二狗轻笑一声:“今天是我娶亲的大好日子,你们偏偏挑今天下葬,我还嫌晦气呢!
这老东西早不死晚不死,偏偏非要在我结婚的时候死,是故意的吧!”
“孙二狗,你说什么!”
我听了他的话,眼睛立刻就红了。
这孙二狗是村里的恶霸,平时欺男霸女惯了,我外婆活着的时候,曾经出手教训过他几次,想必他一直怀恨在心。
之前都没有听说他今天娶亲,现在我外婆下葬他竟然带着队伍迎头把我们拦住了,要说他不是故意的,恐怕没人会信。
“没听清楚?”孙二狗冷笑一声:“老子说这个老东西是存心给我找晦气!她死的不是时候!”
“我和你拼了!”
外婆是我这辈子最亲也是最敬重的人,现在听到她被人如此羞辱,直接怒气上涌,大吼一声就要冲上去拼命。
“娃儿,你冷静点!”老村长死死地拉着我的衣领,不让我过去。
啪!
孙二狗却冷笑着将手里的马鞭甩了出来,直接抽在了我的后背上。
顿时一阵火辣辣的疼从后背传来。
“少特么耽误老子时间,把路给我让开,别妨碍老子娶亲!”孙二狗扬起鞭子嚣张的开口。
我抬起头死死地盯着孙二狗,怒道:“我们凭什么给你让路?”
“就凭我手里的鞭子,还有身后的兄弟们!”孙二狗扬了扬手里的鞭子轻笑。
与此同时,他身后的那些个狐朋狗友也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嘲笑声。
老村长脸色难看的望着孙二狗,道:“人死为大,按俺们村里的规矩,红事和白事相冲了,也是红事让着白事先走……”
“老子管你什么规矩!”孙二狗直接打断了老村长的话:“今天这路,你们让也得让,不让也得让……
而且老子大喜的日子被你们抬着死人染上了晦气,你们这些孝子贤孙不得给我磕个头表示下歉意?”
我红着眼睛,要不是老村长死死地拉着我,我早就上去和孙二狗拼命了。
要是真的按照孙二狗的要求做了,外婆在地下也不会安心的!
“孙二狗,大家都是一个村的,现在下葬的时间马上就到了,你给老头子一个面子,把路让开,让姜灵安安稳稳的把人给葬了,行吗?”老村长近乎祈求的看着他。
“不行。”孙二狗依旧不冷不热的道:“你们赶时间,老子也赶时间,赶紧的把路让开,不然老子直接把棺材都砸了!”
他抬起手招呼了一声,身后的那些人也都笑着走上前来,一副随时都要动手的样子。
老村长脸色难看,就连身后的其他村民也都愤怒不已。
但是孙二狗平时蛮横惯了,村里人都是敢怒不敢言。
“我数到三,要是再不让路,就砸棺材!”孙二狗冷笑一声,举起了三根手指。
“一!”
“二!”
“等一下!”
在最后一个数字喊出口的一瞬间,我红着眼睛开口:“这路……我让!”
四个字像是抽干了我所有的力气,泪水在我眼眶里打转,我死死地咬着牙,不让自己哭出声来。
扑通!
我直接对着外婆的棺材跪下,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。
孙二狗坐在马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我,脸上带着冷笑。
“白事给红事让路了……”
我磕完头,直起腰身,大声的喊道。
只觉得心口憋屈的厉害,但是这个时候我能怎么办?他们人多势众,我总不能真的让他们把外婆的棺材砸了吧?
“哈哈哈,听到没有,白事给老子红事让路了!”孙二狗大笑:“这老东西压了老子这么久,现在她死了,老子终于出了一口恶气!
兄弟们,我们走,都给我看好了,我们的队伍没走完之前,他们要是敢动半步,就给我砸!”
孙二狗嚣张的用马鞭指着我,咧嘴笑的张狂无比。
我浑身都在颤抖,指甲深深地陷进了血肉里。
“让路……”我低声嘶吼。
老村长红着眼,深深地看了我一眼,然后也跟着嘶吼道:“规矩破嘞……白事给红事让路嘞……”
他苍老的声音里充满了无奈与憋屈。
随着他的嗓音落下,送葬的队伍里,零零散散的有人吼道:“规矩破嘞……白事给红事让路嘞……”
紧接着,越来越多人情不自禁的跟着喊了起来。
一时间这个村子的上空都回荡着这道悲凉的吼声。
“规矩破嘞……白事给红事让路嘞……”
“哼,可笑!”孙二狗看着我们,脸上充满了嘲讽。
几个壮汉红着眼睛同时发力将棺材抬了起来,正要向一旁挪动的时候……
狂风骤起!
尘土漫天!
这一阵风阴冷无比,气流卷动,送葬队伍两侧的树木都在剧烈的摇晃着。
狂风带来的多种声音混杂在一起,竟然像是有人在哭嚎一般!
一分钟之后,狂风渐渐平息,无论是送葬的队伍还是孙二狗迎亲的队伍都变得有些凌乱。
“你们看棺材上……”
就在这个时候,孙二狗身后一个人满脸惊恐的指着棺材。
我抬起头看去,瞬间浑身冰冷。
棺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蹲着一只黑猫。
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目光,黑猫转过头来,土黄色的眼睛静静地看着我。
一瞬间,我想起来,这只黑猫,正是我三年前看到的那一只!
第3章 姥姥的信
“狗哥……这黑猫有点邪乎啊……”
孙二狗身后,一个混混脸色惶恐的开口。
实际上不止是他,在场的其他人,脸色也都微微发白。
无论是刚刚那阵诡异的风,还是眼前这只邪乎的黑猫,都有些不正常。
“狗哥,要不我们让让吧……”又一个混混开口,他脸色更难看,甚至身体都在颤抖。
我看着这只黑猫,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那天晚上的一幕。
实际上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,这只黑猫还有我当时看到的那张脸都是我深夜中的噩梦。
“曹尼玛的一群没卵的东西,一只猫就把你们吓成了这个熊样?”孙二狗骂了一声,然后对着黑猫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:“今天是老子大喜的日子,碰到个送殡的也就罢了,你这该死的黑猫也敢来触老子霉头!”
2023最新网址 wap.yanqingshu.org 请重新收藏书签

推荐言情书和亲后被暴戾  女主把团宠的  被替身文男主  城里来了朵  王妃全身都写  我的驱魔生涯  终极罪恶之完 

网站首页 最新推荐 临时书架 回顶部↑

言情书搜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