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书网吧

我的驱魔生涯(流月年华)

流月年华  其他完结  录入时间:06-01
倪歌蔑视:“没有鬼,我这驱魔人难道是装饰!”
举头三尺有神明。看风水,抓厉鬼,我倪歌身边从来不缺这些事情。
第一章 阴宅还是阳宅
我叫倪歌,天生九阴体质,出生不久差点一命呜呼,幸亏师傅路过出手,虽然保住了小命,但也在师傅的要求下,加入了青云观。
后来父母相继病故。
原本以为当一辈子道士!谁知,青云观忽然宣布封闭山门,所有年轻弟子全部遣散。
现在的我刚回东门市辖区的襄垣县城,独居在祖屋。
今天是二舅家选址建居,垫基的好日子,作为外甥那是一定要去的。
二舅付云生,作为县长秘书,在亲戚里面算是最有出息的一个了。
一大早,表哥付程远就开着他标志性的黑色别克小卧车来了。
“呵呵!表哥你混得不错呀!车有了,房有了,什么时候也有个嫂子呀!”一上车,我便打趣道。
“去!别笑我好不!我就是这两年做工程才挣了点钱。哪能和你这个青云观的出来的比!我家老头现在看我那是横鼻子竖眼,天天的数落。这些日子回家屁股还没坐稳就张罗着相亲。要不是你回来,连出门我家老头都跟防贼似得!”
呵呵!表哥的话引来我的一阵好笑。
其实二舅的思想在老一辈人里很普遍,老人都有攀比自家孩子的习惯。望子成龙,人之常情。再说了,哪个老人不想早早地抱上孙子。
黑色的别克,绕过一座十层楼的宾馆。缓缓的停靠在一片空地上。
这片空地就是二舅新居的宅基地。此时已经站满了人。大红色的彩带中间系着一朵红花。两边则是停靠着准备动土的机械。
这新房动土在偏远的乡镇,是很有讲究的。首先要选择一个吉日。邀请亲朋好友。简单的就放一些鞭炮,驱魅除邪。讲究的就要请法师做一个仪式,接着再开始剪彩动土。
下了车,我端详地面上准备动工的布局线,眉头不由得皱起。在看看周围的环境。心里顿时有些凝重。
“倪歌怎么了?”下车的表哥付程远看见我的表情疑惑的问道。
“表哥,这房子的选址是哪位风水师看的呀?”
“哦!这是咱们县城里冯老爷子看的。咱县城除了他还有谁呀!”
冯老爷子在县城里小有名气。倪歌在离家前,冯老爷子就是这十里八乡的风水先生。不过这样一个做了几乎快一辈子风水行当的人怎么可能犯这样的错!
“表哥,二舅没有得罪过着冯老爷子吧!”、
“没有呀!表弟你看出问题了?”表哥顿时认真起来。自己的这个表弟可是青云观出来的。他说的话可不能不听。
“地方倒是不错,就是这房子地朝向不对,我没弄错的话,这原本大门的方位应该有一棵柳树。”
“是有,一周前才弄走的!倪歌,你怎么知道的?”表哥惊讶的嘴巴张开半天没有合起来。
“哼!”我冷哼了一声。这要是冯老爷子无心之过也就罢了。如果是有心的,那就要当场拆穿,这宅基地里的因果也要他自己来承担。
“要立风水旗了,表哥你就先看着吧。”
远处,二舅已经招呼泥瓦匠,开始在宅基地大门处立起了竹竿。竹竿还没有扶正,上面的旗子忽然被一阵狂风吹得哗啦啦作响。
整个竹竿顿时弯了下来。任凭泥瓦匠如何的努力,那风水旗就是不能在大门的方向站住。
此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。这阵风来的很是奇怪。地面上站着的人丝毫感觉不到一点风声。空气里反而有些沉闷。可这旗子一立起来,就被大风吹得移了方向。
似乎这风,只吹的到高处。这完全是不合常理的一幕怎能不让人惊讶!
“付秘书,这地基有问题呀!”泥瓦匠拿着旗杆一脸惶恐的说到。
“这能有什么问题,冯老爷子是咱们县里的老风水先生了!”二舅叱问到,不过后半句明显也没有什么底气。毕竟这风水旗立不起来是事实。
“二舅。”我和表哥走上前招呼道。
“喔,倪歌来了。哎!你看这乱的!先让程远陪你,等这事完了,咱们去贵宾楼吃席。”二舅见到我过来顿时脸色缓和了下来。这让一旁的表哥很是不爽。
“愣着干嘛,你表弟难得回来,还不好好招呼着!”二舅对待付程远的口气立马就变了。
“哎哎!表弟咱们找个凉快地方歇会去!”表哥赶忙应声。
“二舅,我看着风水旗立不起来,解铃还须系铃人。您还是把冯老爷子喊过来吧!”我笑着提议道。
二舅愣了一下,眼神富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。眉头微邹着问道:“倪歌难道你看出问题了?”
“呵呵,是不是,也要等冯老爷子来了才知道。”
“倪歌,咱还是一边去吧,你看咱家的亲戚可都在那边呢。”表哥在二舅的面前那是浑身不自在。找个借口拉着我就向一边走去。
二舅犹豫了一下,拿起了电话。
几分钟后,一辆出租车停了下来。二舅赶忙迎了上去。很是恭敬的从车里将一头发花白,背部有些佝偻的冯老爷子接了出来。
冯老爷子拄着拐棍站定,打眼四周。微微皱眉道:“我说付秘书,这地方没错呀,你说风水旗立不起来,应该不是风水的问题。这样,你在旗子上系上一条红布。再试试。”
我在一边看着,二舅去拿红布,就要往哪风水旗子上系。立即阻止道:“二舅,不能系!”
二舅愣了一下,却也是停下了手里的动作,
“咳咳!我说这是谁家的小娃娃呀!怎么一点规矩都不懂?”冯老爷子干咳了两声,脸上明显的漏出了几分不悦。
“这是我外甥,刚从青云观回来。您老别生气!”二舅在县长身边做秘书早就练出了一副察言观色的本事。这一番介绍也是软中带硬。
“喔,青云观出来的,不过你小小年纪又怎么懂得风水一行博大精深的道理。还是安分点的好!咳咳!”冯老爷子捋着胡须一副高人的模样,宛然教训小辈的口吻。
“冯老爷子,你看风水也有几十年了。我倒要问问,这里是阳宅还是阴宅?”我脸上带着不悦的问道。
“小娃娃,话可不能乱说!这是给活人住的当然是阳宅风水。这垫基的大日子里怎可口无遮拦!”冯老爷子背也不佝偻了,连嗓门都大了。
二舅赶忙走到我的身边小声问道:“倪歌,怎么回事?”
我看着二舅说到道:“二舅你相信我。这地基现在不能动。”
“怎么不能动了!我在这十里八乡看风水也有几十年了,还是头一次有人说我看过的风水不能动的!小娃娃,今天我倒是要和你说个明白。要不然这乡亲们还真的以为我这一把老骨头是一个江湖骗子!”
二舅这回没有啃声, 反而是站在了我的身后。
我冷哼了一声:“冯老爷子,你是长辈。不过我二舅家怎么得罪你了,非要把一座风水阳宅布局成一处聚阴之地。”
冯老爷子脸色瞬间涨红。眼神却是不屑的看了一眼我。这才说到:“这宅基地是我亲自挑选的。左青龙右白虎。地势前倾后仰。再看这水源之地,刚好在院子当中的离位。付秘书五行属火。门户开在西南方有何不可。在此居住非富则贵!小娃娃,我倒是要听听这好好的一处阳宅怎么就变成了你说的聚阴之地了!”
“哼!可笑呀可笑!你说的都是最基本的风水秘术,却不知变通!我问你,那门前原本有颗大柳树你怎么处理了?”我冷笑着问道。
冯老爷子再次看了我一眼冷哼一声:“我说小娃娃,这门前有大树会将这宅子的阳气吸取,住家的运势会被剥夺。这是常识。我让人把它移走,让门户大开,采纳四方财源的运势,这有何不对?”
“好一个广纳财源!呵呵!”我被这冯老爷子给气乐了。不过心里反而放下了。看来这冯老爷子并不是针对二舅家,实在是学艺不精。只不过风水师学艺不精却是比强盗还可怕。
“这门前有大树是会吸收住家的运势。可若是将大门偏移,将这大树移到东北方。这大树不但无害反而可以护佑住家。你将这大树直接移走。又怎么能够移的干净。这就变成了门前有枯树。这枯树不但会阻挡四方财运,还从吸收阳气变成聚集阴气。”
停顿了一下,看着原本自信满满的冯老爷子错愕的表情。我接着说道。
“左青龙右白虎,是吗?可你看看这白虎的旁边,那十层的宾馆。这白虎比青龙高,住家必有凶兆。再说这水井,原本是坤位,你颠倒顺序硬是变成离位!阴阳不通,这不是阴宅是什么?”
冯老爷子被我这一番言论反驳的说不出话来。
咳咳咳!一阵咳嗽后,冯老爷子这才缓过劲来。“好好!就算是方位颠倒了。这屋子怎么就会变成阴宅了。你要是拿出证据来我从此不再帮人看风水。”
“证据是吗?”我冷笑了一下。转身走到宅基地上的布局线路上。按照五宫的方位在大厅的中间画出了一道圈。
“冯老爷子请!”做完这一切。我抬手请冯老爷子走了过来站在了圈内。
冯老爷子刚刚进入圈子,顿时打了个寒蝉。摇头叹息!
第二章 子孙煞
“倪歌,你画的那圈是干嘛的?为什么那冯老爷子一进去就摇头呢?”表哥溜达到我身边好奇的问。
“表哥,这圈子里可是可以看到东西的,冯老爷子这会应该也明白了。”我笑着说道。
表哥不信邪,小跑过去往圈子里一站,顿时被一股阴冷的气息刺激的一个哆嗦。紧接着就喊到:“呀!那大柳树怎么还在呀!”
二舅也是好奇的进去。果然在原本移走柳树的位置一颗大柳树正在随风摇摆着枝条。离开圈子却是空无一物。
这下子,所有人的目光看向冯老爷子都有些异样了。
冯老爷子邹着眉,过了好一会这才有些不服气的说道:“好吧,就算那柳树有精魄留在这里。我用红绳来镇压,垫基后再将那里根须挖得干净。这地方依旧可以住人吧!这依然不能说明这里是聚阴之地。”
这是执迷不悟呀!我叹了口气:“冯老爷子我敬你是长辈,不过这风水一行来不得半点差池。若是先前让你用红绳镇压了,那这片地方就想要重新布局都不可能了!不但是我二舅家灾祸不断,就是你的子孙也难逃厄运!”
冯老爷子脸色再次变得难看起来:“小娃娃,别以为你在青云观学的一点三脚猫的本事,就可以在这胡言乱语。这里又不是杀师地,就算是也没有听说过会对风水师的后人有影响吧!”
哼!我再次被这顽固的老头给气着了:“这里不是杀师地,却被你颠倒阴阳变成了聚阴之地。阴阳不通,乾坤自然颠倒。换句话说,正午时光正是这里阴气最重的时刻。按照五宫方位,那圈子属于乾位,现在已经是半上午了,却依然可以看见柳树精魄。这就是证明。”
“你用红绳镇压!可笑,那红绳是有驱邪的功效,可乾坤颠倒,红绳和招魂幡有什么区别。风水旗难道是给鬼立的吗?更可笑的是你移动柳树为自己惹下了子孙煞却不自知。”
这一番话说出来顿时让周围的人都愣住了。这子孙煞和柳树能有什么关系?
我看了一眼一同愣住的冯老爷子这才接着说道:“岁煞,长居四季,成为四季之阴气。游行天地,所理之处不可穿凿,修营和移徙,不慎而冲犯,家中子孙六畜则受害。这些冯老爷子应该都看过吧。”
“你你!唉!付秘书,您外甥才是高人,老朽惭愧,告辞!”冯老爷子你了半天,终于无话可说直接甩袖子就要离开。
我拦住正要上前理论的表哥说道:“表哥算了,冯老爷子一把年纪了。今天的事情传出去后,估计也没有人再会去找他看风水了。”
看着冯老爷子独自离去的背影,我的心里也并没有畅快。
冯老爷子,看了一辈子风水到头来却是一场空。
不过我并没有后悔。国人讲究做人留一线,凡事不能做绝。不过风水这一行,学艺不精只会害人。今天遇到了不指出,就是害了二舅一家。日后害的人恐怕会更多。
二舅却是乐的合不拢嘴。家里的亲戚朋友看我的眼神满是敬佩。连带着二舅都觉得自己脸上有光。
“哈哈哈!倪歌,果真是名师出高徒,青云观出来的就是不一样!”二舅畅快的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。
“二舅瞧您说的,再不一样我还是您外甥不是。”
听了我的回话,二舅更是老怀大慰的感叹道:“可惜我那苦命的姐姐和姐夫看不到咱倪歌本事了。”
“二舅,那移走的大柳树还在吗?”惦记着二舅的事情。这宅基地终归还是要盖起来的。
“喔,我知道,那大柳树是我让人迁走的,现在老宅的后院里,原本打算劈了当材烧,怎么还有用?”表哥跳了出来接话道。
“表哥,带我去。”
这柳树已经离地一周了。如果被活活的枯死,那这宅基地就真的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。子孙煞成,再好的阳宅也会被煞气所侵蚀。
表哥看我着急的模样,也意识到事情不对,立即和我上车,直奔二舅家的老宅。
在老宅的后院里,那颗高达十几米的柳树横卧在地上。枝条无力的瘫软着。叶子已经有大半开始泛黄。甚至连斑驳的树皮都脱落大半。
“倪歌,这柳树看样子是快死透了,你看它做什么?”表哥好奇的问道。
“表哥,别乱说!你赶紧去拿一个火盆来。点上火,在上面放上一块青砖。”我赶紧阻止表哥。就这么一句话,再看这柳树,枯萎的更加厉害了。
这要是一颗普通的柳树也就算了。偏偏这柳树有了精魄。通了人性。被表哥一说,连求生的意志也弱了几分。
若是这柳树彻底死了,那就真的有事了。有道是柳条打鬼,打一下矮三寸。可想柳树的厉害了。更何况是修炼出精魄的。子孙煞成,几乎就是无解。
2023最新网址 wap.yanqingshu.org 请重新收藏书签

推荐言情书和亲后被暴戾  女主把团宠的  被替身文男主  城里来了朵  王妃全身都写  违背祖训的我  终极罪恶之完 

网站首页 最新推荐 临时书架 回顶部↑

言情书搜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