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书网吧

终极罪恶之完美犯罪(鬼缔)

鬼缔  其他完结  录入时间:05-30
简介
世间罪恶千千万,每一起案件的背后,都有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,许琅在失踪了五年之后,又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回归呢?是否真能找到那个恐怖的犯罪组织呢?请跟随许琅一起重返现场,去倾听案件背后的故事,去探究人性的善与恶。
悬疑灵异 推理 悬疑 惊悚 技术流
第一卷 山村血案、火车命案
第1章 小县城里的男人和小女孩
二零一六年,在华夏国的华中地区北湖省的西北地区边陲的一个小县城里,居住着一男一女,一大一小两个人。
在这个人口大约有三十五万的小县城里,这两个人是那么的不起眼,大的是个大约不到三十岁的男人,男人长得很帅气,面部轮廓十分立体的五官,修长而健硕的身材,其实,这样一个长得帅气,而又有男子汉气概的男人是很吸引人,当然,这还不是引人注目的地方,最吸引人注意的地方,则是男人那一头银白色的披肩长发,无论走到哪里,都是那么引人瞩目。
今年是大年三十,县城到处都洋溢着过年的气氛,在小县城的外环路的一个看起来有些破旧的红砖房里,住着一大一小两个人,两个人站在门口,男人一只手拿着红底黑字的春联,一只手拿着刷子,正在门框上刷着浆糊,而在男人的身边,站在一个大约只有五六岁的小女孩。
小女孩长得十分的讨喜,一双乌黑发亮的眼睛,粉嘟嘟的脸颊,留着两个马尾辫,留着端着一个不大的不锈钢脸盆,脸盆里是白乎乎的一团浆糊。
男人用刷子沾着浆糊把门框涂抹干净之后,把刷子放进小女孩端着的脸盆当中,双手拿着一道春联,在门框上略微的比划了一下,就把春联拍在上面。
小女孩那双清澈的眼眸看着男人的动作,发现春联贴歪了,顿时就嘟起嘴来,奶声奶气的说道:“爸爸,你贴歪了。”
男人回过头,看了一眼小女孩,又退后两步,仔细的看了看,发现春联确实贴歪了,他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,然后干咳两声,说道:“没事儿,贴歪了就贴歪了,反正也没人看到。”
“爸爸......春联贴歪了。”小女孩听到男人这么说,并没有选择退让,依然嘟着小巧的嘴巴,看着男人的背影。
男人回过头来,居高临下的看着小女孩,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,脸色逐渐变得严肃起来,小女孩似乎并不怕男人,她仰着小脑袋,和男人的眼睛对视着,依旧奶声奶气的说道:“真的贴歪了。”
两个人对视了一会儿之后,男人原本紧绷的脸颊突然绽放出灿烂的笑容,伸出手,想起揉一揉小女孩的脑袋,却被机灵的小丫头躲了过去,男人只好悻悻然的收回手,转过身,把刚刚贴好的春联掀起来,仔细比对一番之后,重新贴上,然后,转过身,看着小女孩,有些无奈的说道:“我的姑奶奶,现在可以了吧?”
小女孩端着脸盆,退后两步,仔细的看了看之后,确定没贴歪,这才老气横秋的点点头,说道:“嗯,终于贴对了。”
男人看着小女孩那人小鬼大的样子,愈发的无奈了,他突然灵机一动,走到小女孩的面前,伸出一根手指在脸盆里沾了沾,然后,用手指尖儿在小女孩的鼻子上点了几下,退后两步,看着小女孩哈哈大笑起来,像个做了坏事的孩子一般。
小女孩先是一愣,随即抬起头,狠狠地瞪了一眼眼前这个留着一头雪白长发的男人,然后,摇摇头,像个小老头一样,重重的叹了口气,奶声奶气的说道:“哎,真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啊。”
如果有旁人在场的话,一定十分惊讶,这句话不是那个男人对那个小女孩说的,而是那个小女孩对那个男人说的,而且说的那么的自然随意,让人无法想象,这个鼻子还沾着白色浆糊的小女孩,其实只有五岁而已,当然,等过完年,她就六岁了。
男人并没有因为小女孩的这句话而感到尴尬,反而笑的愈发的开心,就像是背着大人偷吃了糖果的孩子一般。
接下来,两个人又把另一张春联贴好,在门上贴了一张门画,男人这才拍拍手,看着面前的一切,点点头,觉得十分的满意。
“哎,真是个让人操心的孩子啊。”
小女孩那幽幽的声音从男人的背后传来。
男人刚想回过头对小女孩说点什么,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从这家人门前走过,看到这一幕,妇女停下脚步,笑嘻嘻的说道:“呦,爷俩贴春联呢?怎么?今年又是你们两个人一起过年?”
听到妇女的声音,男人和小女孩同时转过身来,脸上都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,这表情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,小女孩率先开口了,冲着妇女甜甜的喊了一声张姐姐。
其实,妇女已经三十七岁了,都是孩子他妈了,小女孩应该喊她阿姨的,可是,妇女听到小女孩这么喊,本来就洋溢着灿烂笑脸的妇女,笑的愈发的灿烂起来,一边从手里拎着的袋子里面抓出一大把糖果,递给小女孩,一边说道:“月月真乖。”
被称之为月月的小女孩,双手端着脸盆,没办法去接糖果,妇女也发现了这一点,快走几步来到小女孩身边,把手里的糖果塞进小女孩的荷包里面,然后伸出手,揉了揉小女孩的脑袋,这才抬起头,看向一直微笑着看着一幕的男人。
两个人的眼神对视了一下,妇女像是触了电一般,迅速的移开目光,白皙的脸颊上爬满了红晕,犹豫了一下说道:“许琅,你们搬到这里来已经有几年了,每年过年都是你们爷俩,要不今年到我们家过年,一起吃个团圆饭。”
妇女说完这句话,强忍着不该在她这个年龄段出现的羞涩,用期待的眼神看着男人。
毕竟是小县城的妇女,不像是大城市里那样那般开放,保持着单纯的心思,她喜欢那个叫月月的小女孩,更喜欢这个带着孩子的帅气男人。
“张姐,太麻烦了,不就是过年嘛,我们爷俩在家里随便凑合一下就过去了,反正年货都买好了。”男人在妇女那期待的眼神的注视下,婉言拒绝了。
听到男人这么说,妇女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,失落的表情怎么也隐藏不住,她低下头,伸出手,理了理其实并没有凌乱的青丝,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。
接下来,两个人有说了一些不咸不淡的话语,无非就是妇女问男人家里还缺点什么,有没有没有买齐全的东西,如果没有的话,去她家里拿,最后,又提出让男人带着小女孩去她家里过年之类的话语,但是,都被男人婉言拒绝了,最后,两个人实在是没什么可聊的了,妇女这才拎着东西离开了。
男人看到妇女拎着东西离开的背影,过了好久,才长长的呼出一口气,显然,他有些受不了这个张姐的热情。
男人和妇女聊天的时候,小女孩一直静静地站在一旁,默默地看着这一切,那双灵动的眼睛咕噜噜的转动着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偶尔嘴角会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。
小女孩叫许月月,今年五岁了,过完年就六岁了,而留着一头雪白披肩长发的男人叫许琅,他们在五年前的一个夏天来到了这个叫竹溪县的小县城里居住起来。
两个人刚来的时候,许月月还是个婴儿,而许琅还没有留起长发,只是,那个时候的他,已经少年白了头。
这些年里,都是许琅一个人,一把屎一把尿,既当爹又当妈的,把这个小不点抚养长大,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五年,小女孩是渐渐地长大了,可是,许琅那头雪白的头发,不知道因为什么缘故,却再也没有变黑过,而许琅也不知道怎么想的,居然留起了长发。
第2章 刑警伍亮
年光以至,很多在外地辛辛苦苦工作了一年的人都回到了家乡,一大家子团团圆圆等着过年,一起聊一聊这一年的心酸过往,谈一谈来年的计划,吃吃喝喝,聊聊天,打打牌,自然是少不了的事情了。
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,这是从古至今都恒古不变的道理,话不投机半句多,聊不到一起去,再加上喝了酒,在酒精的刺-激下,说些不着边际的话语,做些疯狂的事情,也是很正常的事情,所以,在年关已至的这段时间里,小县城里的警察是最忙碌的了,他们既要维持小县城的治安,也要预防那些隐藏在回家过年里众人当中的犯罪分子。
就在许琅和许月月贴好春联,准备去准备中午饭的时候,两辆闪烁着警-灯的警车从他们家的门口驶过,许琅看到这一切之后,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,心说,估计又是那里出了案件,不过,自从五年前他带着小女孩月月来到这里之后,就再也没有去插手警方的事情了,毕竟,这里是小县城,是在外地,不是当年的S市。
想到这些,许琅摇摇头,就准备带着小女孩进入房间,然而,就在这时,刚刚驶过去的警车突然停了下来,最后一辆警车缓缓地倒退回来,在许琅家门前停下,车门打开,从副驾驶上走下来一个人。
从车上下来的是个穿着警服的年轻警察,说是年轻,其实也不年轻了,他已经二十八岁了,在竹溪县的县城里面已经工作了六七年了,已经算得上是一个老警察了。
听到身后的动静,许琅和小女孩转过身来,当许琅看到年轻警察的时候,他好看的眉头下意识的皱了皱,然后对站在身边,手里还端着浆糊的小女孩说道:“你先进去。”
听到许琅这么说,小女孩还想说些什么,但是,被许琅瞪了一眼之后,她只好撇撇嘴,心不甘情不愿的拿着东西,走了进去,门口只剩下许琅和那个年轻的警察了。
两个人似乎早就认识,许琅看到年轻警察脸上那沉重而阴沉的表情之后,就知道,肯定出了大案子,于是,他没有客套寒暄,直接问道:“出什么事儿了?”
年轻警察姓伍,叫伍亮,是小县城公安局刑侦大队的副队长,能够在三十岁之前,就成为刑侦大队的副队长,这说明他的能力肯定不一般,当然,这里毕竟是小县城,和市区是比不了的,不然,以伍亮的资历还没有那个资格当上这个副队长,其实,伍亮能够成为刑侦大队的副队长,除了他个人的能力突出之外,主要还是因为这几年,他连续破获了几起相对于这个县城来说的大案子,也因此,他才能破格成为副队长。
伍亮一边走着,一边从口袋里拿出一包香烟,是四十多块钱的黄鹤楼,他从烟盒里面抽出两根,走到许琅面前,递给许琅一根,许琅看了一眼香烟,摇摇头,没有去接。
伍亮也没有感到意外,他自顾自的点燃一根香烟,把另外一根夹在耳朵上面,把烟盒揣进口袋,长长的吐出一口淡淡的烟雾,然后语气有些郁闷的说道:“在三里沟发生了一起命案,三死五伤。”
许琅听到这里,眉头一挑,心中一惊,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怎么会死伤这么多人?”
三死五伤,在一般的大城市,尤其是年关的时候,死这么多人,许琅不觉得奇怪,毕竟,他经历的事情太多了,可是,这里是小县城,不是他曾经待过的S市,在一个拢共才三十多万人口的小县城里,突然死伤这么多人,这本来就是一件大案,尤其是在年关的时候,也难怪伍亮会亲自带队呢。
伍亮一边抽着烟一边摇摇头,浓重的烟雾遮住了他那张黝黑的脸庞,却怎么也遮挡不住他眉宇间的忧愁和担忧。
“报案人说,本来关系很好的两家人,在一起吃饭的时候,不知道因为什么突然发生了口角,然后大打出手,最后导致了一人死亡,五人受伤,我们接到报警电话之后,就立即出警了。”
许琅皱了皱眉头,直接问道:“因为纠纷而引发的命案,一死五伤,那还有两名死者是怎么回事儿?”
听到许琅在这么短的时间里,就提出了问题,直指案件核心,伍亮的眼中露出钦佩的目光,他重重的吸了一口香烟,说道:“就是因为不清楚,所以我们才要去调查。”
说完这句话,伍亮把手里的烟屁-股丢在地上,用脚踩了踩,一脸期待的看着许琅,眼中的意思很明显,是想让许琅跟着一起过去。
许琅自然看出了伍亮的想法,皱了皱眉头,想也没想的摇摇头,说道:“这是你们警方的事情,你跟我说干什么?我不去。”
“琅哥,别这样嘛,跟我走一趟,你看今天都是大年三十了,我们还没有放假,我还想晚上回家吃年夜饭呢,帮帮忙,陪我去一趟,尽快把案子搞清楚,搞清楚了我们就回来。”伍亮突然走到许琅身边,一脸谄媚笑容的说道。
一个皮肤黝黑的大男人,拉着一个满头白发的男人的胳膊,露出谄媚的表情,说着肉麻的话,让人想想就觉得恶寒,然而,在警车上的其它人,看到这一幕之后,却像是没看到一般,因为他们知道那个少白头的男人到底有什么样的本事,对于伍亮的表现一点都不觉得奇怪。
“不去。”许琅对于伍亮那让人反胃的作态,熟视无睹,简简单单的两个字脱口而出。
伍亮看着许琅,一脸幽怨的看着许琅,那表情,就像是一个被许琅玩过了,一脚踢开的怨妇一般,要有多幽怨,就有多幽怨,要有多恶心就有多恶心,饶是许琅这种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,也被伍亮那幽怨的眼神看的浑身不自在,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“你就陪这个怪叔叔去吧。”
就在许琅和伍亮沉默的时候,小女孩月月从家里走出来,站在两个人面前,看着这有些少儿不宜的画面,奶声奶气的说道。
伍亮没有再去看许琅,转过头看着小女孩,咧嘴一笑,露出微黄的牙齿,笑呵呵的说道:“还是月月懂事,等我们忙完了,叔叔给你买糖吃。”
小女孩却翻了个白眼,一双小手背在身后,像是个小大人一样,摇摇头,叹了口气,老气横秋的说道:“哎......糖还是留着你媳妇吃吧,我今年都五岁了,马上就六岁了,已经不是小孩子了。”
2023最新网址 wap.yanqingshu.org 请重新收藏书签

推荐言情书和亲后被暴戾  女主把团宠的  被替身文男主  城里来了朵  王妃全身都写  违背祖训的我  我的驱魔生涯 

网站首页 最新推荐 临时书架 回顶部↑

言情书搜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