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书网吧

这主播超强但过分咸鱼(漆荞)

漆荞  网游科幻  录入时间:05-28
【本文文案】:
开局不要房租的荒楼凶宅一间,电脑一台,附赠两位数存款,请自觉进入极限求生模式。
正常思维:搞钱!搞事业!我要卷死所有人!
东翎·家里蹲·玺(佛系咸鱼脸):“好的,不着急,先来打把游戏。”
*
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小可怜,住荒楼,门无锁,白水煮面配点盐,维C全靠药片凑。
别的主播碰瓷挑衅,他无动于衷,忙着打游戏;
工作室前来招揽,他屏蔽消息,忙着打游戏;
小人找事上门,封了他的直播间,锁了他的游戏账号——
没游戏能打后,咸鱼他!居然!
卧!起!来!了!
雷霆之速解决完恼人的苍蝇后,他躺了回去,继续打游戏。
观众:……什么叫不忘初心啊!
*
1.《鬼屋模拟器》——目标是世界第一恐怖的鬼屋。
玺哥:我的鬼屋不要钱,要命。
2.《星船夜游》——睁眼后,发现面前的护士拿着有手臂粗的大针筒。
玺哥:谢谢,这么好的东西应该拿去给母猪做产后侧切伤口缝合手术。
3.《暴风雪之夜》——各怀鬼胎的旅游团去偏僻深山的高级洋馆寻找真相,却被一场暴风雪封住了行动。
玺哥:还没上山是吧?我要打电话给交管局举报这辆车超载。
…………
主播们:求求你别说话了。
*
有主播慕名前来取经:“你是怎么做到活到今天还没被打死的?”
东翎玺道:“谢邀,首先,一命通关普通玩家连跪几百把的超难关卡;其次,单杀游戏区一哥,把他撵得像赶鸡;最后,掌握单手杀蛇的屠宰技巧。”
主播:“……”
东翎玺:“这,就是咸鱼的躺平之道。”
主播:驴我吗??
【阅读提醒事项】:
1.本文为无CP,玺哥独美。
2.但是,但是——!我以后会开一本玺哥为男主的言情无限流!如果无法接受的话,请及时避让QAQ
3.有一部分现实剧情,会涉及到玺哥的家庭背景。
4.非电竞向。玺哥他就,真的是很躺平的那种,你懂吧.jpg(试图比划
5.想不出来还要说啥了……想到再加。
6.感谢每一位读者小天使的阅读和支持~比心!
内容标签:天之骄子游戏网游打脸直播
搜索关键字:主角:东翎玺(玺凛冬)┃配角:游顺(游虞子),泡打粉,耿星俊,末拿赫┃其它:直播,单机游戏,主播
一句话简介:咸鱼专治各种不服
立意:坚持自己就会吸引到能认可你的伙伴
第1章
电工刘师傅今天接到了一个寻常的水电安装工作。
不寻常的,是工作的地点——
“山峦叠小区?”
这是本地出名的高端楼盘,物业有指定对接的维修公司,像刘师傅这样的散户是很少接到山峦叠的单子的,这让他一时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“麻烦您去北门等着,我到时候会和您打电话的。”
说话的是一个听着很年轻的男音,说话慢条斯理,不徐不疾,透出一股奇异的优雅感。
“有钱人家的娃娃讲话就是不一样哈。”他颇感新奇,好一会儿才分析出萦绕在心头的那股既视感源自哪里,一拍大腿,恍然大悟道,“哎哟,这声音……很适合去电台里头讲那种鬼故事嘛!”
这让刘师傅生出一丝好奇来,不知道有这么一把嗓子的男娃会长成什么样子。
有钱人家的娃,估计得从头到脚堆一身花花绿绿的名牌吧?也说不定,现在讲究一个返璞归真,看上去不显山露水的,实际上别有玄机。
有钱人穿的背心,那能跟他老婆地摊买来的一样吗?
“好了,出发!”
有些漏风的车门发出“砰”的一声震天响,刘师傅系上安全带,拖着一身斑斑泥点的面包车就这么一颠一颠地朝着城郊开去了。
驶过了高架桥,周遭变得荒凉,城市的喧嚣热闹被遥遥甩在了身后,入眼处是沁人心脾的茵茵绿色,车的前窗不断掠过大块的不规则树荫,洒落下带着夏日清爽感的凉意。
那遥遥弯起的豪华浮雕拱门逐渐变大,越来越清晰。
山峦叠作为本地最贵的楼盘之一,小区环境优美秀丽,光是栽种的树木就多达三十多种,每年还会轮换树种。
就连门口的保安亭也是盖得气度非凡。
刘师傅停住了车,一时间有些踟躇。
老实说,到他这个年纪的人,吃过的盐巴够多了,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啊?
但这会儿,刘师傅看了看门口停着的那几辆锃亮的豪车,又扭头看自己开来的面包车——
那不断摇晃抖动的车门,那因为懒得修补而发黑的掉漆,还有车屁股上新粉刷的“通下水道,接水管,修空调、水表、热水器”的广告……
呃,是有些格格不入喔。
就那么一迟疑的功夫,兜里的手机便震动了起来,发出了响亮又悦耳的音乐。
雇主道:“您到了?”
这电话来得极巧,让刘师傅也吓了一跳,他下意识往周遭看了一圈,一时间生出一股错乱感,只觉得雇主仿佛蹲在某个角落里,正无声地监视着他。
因着他杵在原地不动,又突然像受惊了似的扭头左看右看,保安起了些疑心,打开了保安亭的门,向他走了过来。
小年轻身强力壮,看着就不是个好惹的硬茬,这身高一压下来,老刘愣是生出些心虚感来。
一个紧张之下,他不禁提高了嗓门:“小娃啊,北门我已经到了,你……你是山峦叠哪户的啊?”
不知为何,这个相当简单的问题,引发了雇主短暂的沉默。
保安走到了他的身边,审视的目光扫射了过来,顿时激得老刘后背一阵发麻,一股蚂蚁在锅里乱窜的慌乱感油然而生。
他把手机移开了一些,小声对保安道:“正在问呢,别着急。”
为了表示自己所言非虚,他打开了“免提”。
恰逢这时,雇主的声音清清楚楚地响了起来:“啊,没有哪户。”
“……啥意思啊?”
“我不住山峦叠。”
刘师傅:“……”
咔——崩——
是脑神经断裂的声音。
“你不住山峦叠,你喊我来山峦叠干啥??”刘师傅气急败坏,“耍人啊?好玩儿是吗??”
青年却丝毫没有被这么大分贝的音量所影响,只是平静道:“麻烦您转个身,我就住在马路的对面。”
“对、对面?”刘师傅一脸狐疑,“对面不是没有东西吗?”
这里就山峦叠一个小区,哪里还有能住人的地方?
很快,他发现自己说错了。
但从某种角度来说,这话说得也没错。
一转过身,他的视线就灰暗了下去,耀眼到近乎灼热的太阳光被面前庞大的钢铁巨兽切割殆尽,一股森冷阴恻的凉气拂了过来,愣是让他打了个哆嗦。
“啊……”
刘师傅下意识地仰起脖子,愣愣地看着这栋沉默不语的雄伟建筑。
它足有21层,却显得十分颓唐,在太阳下巍然站立的样子,仿佛是一块展示历史遗迹的残破墓碑。
因为经受风吹雨打和日光暴晒,建筑物外层剥离的痕迹十分触目惊心,外头未拆的手脚架也锈迹斑斑,褐红的鳞片如同某种皮肤病,传染一般地爬遍钢筋。
保安道:“是不是哪里搞错了啊?这楼都废弃不知道多少年了……听说还闹鬼呢,上次有个业主的小孩去里头搞什么探险,回来马上就发高烧了,人差点就没了。”
“哦……”
刘师傅点点头,总算是想起来了这栋楼的来历。
它始建于八年前,当初政策打算以它为中心打造一个新的商业区,因此盖得格外巍峨大气,想当做地标建筑来吸引投资。当时报纸和电视轮番宣传轰炸,也算是短暂地风光过。
可惜,随着开发商的跑路,这一块儿彻底搁置了下来,和其他建筑一起成为了环绕在山峦叠小区附近的空楼。
人是会极力找寻意义的生物,如果没有意义的东西,那就会被彻底扫出视线范围。正如路边的小石子、电线杆,没有意义地存在着,人自然而然地赋予了它“无视”的结果。
这栋楼也是一样。
直到被青年提醒了,他才意识到,那个位置竟然还存在一栋建筑。
但是……怎、怎么会有人喊他来这种地方加水管?难道说荒废了这么多年,这里终于要重建了?
在保安客气却警惕的视线中,刘师傅提着维修箱,哼哧哼哧地走过了马路,踏入了那栋灰尘密布的大楼。
*
冷,太冷了,这里简直就像是个被水泥封住的棺材。
一进入大门,刘师傅的手臂就被激出了鸡皮疙瘩。
地上是蒙蒙的一层厚灰,午后静谧的微光把空旷的水泥墙染上一层清澈的金黄,悬浮的灰尘受了惊一般地退开。
雇主在什么位置?
不如说……真的会有人在这种地方住着吗?自己不会是被耍了吧?
刚这么想着,他的手机就叮铃咚地响了起来,空无一物的灰色墙胚把声音放大得更加清脆。
有那么一瞬间,他竟然觉得,这听惯的铃声显得极其陌生,像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的招魂曲。
愣了数秒,他才接起了电话,那头传来了青年略带失真的声音:“师傅,请右转,我在最后一间。”
他依照着青年的指示,慢慢地走入走廊,这才发现地上的灰尘上遍布着纷繁复杂的脚步,还有重物被拖拽的痕迹。
周遭的一切都安静得不可思议,阴冷,潮湿,恍惚间还能听到一些缥缈又诡谲的声音——从遍布阴影的角落里,从天花板的潮块里,从他余光无法触及到的视觉盲区里。
“呼……哈……哎哟,哈哈,这,根本没人嘛。”他干笑着,脚却是加快了步伐。
嚓擦嚓——
鞋底摩擦水泥地的声音越发清晰。
刘师傅觉得奇怪极了,这栋大楼占地颇大,声音能传很远,按理说青年给他打电话的说话声是能被听见的。
但他什么也没听见,整栋楼如同万物俱灭,连虫子的爬行声音都没有。
“他妈的,到底在哪里啊!”
为了壮胆,他故意大声嚷嚷起来。
“他妈的——”
“在哪里——”
走廊回环传递着声音,交织碰撞出一连串的回音,阴恻恻的像是某种诡异生物的喃喃啸声。
刘师傅很快就不说话了,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,这感觉更让人难受。
他快步走到了走廊的末端,目瞪口呆地看到走廊最后的房间竟然装上了一扇厚重的防盗门。
他什么都修,防盗门也是其中之一,自然能看出这扇朝外开的门是难以想象的结实,就连山峦叠区也鲜少有人能用得起防盗系数如此高的类型。
在走廊其他地方都是灰色空洞的情况下,这扇门不像是用来防盗的,更像是……
更像是,用来关住某种“东西”的。
*
咕咚一声,清晰的吞咽声清晰地响起。
刘师傅咽了一口唾沫。他以前所未有的谨慎态度走上前去,颤抖着握紧了把手,向下压去。
他本来没指望能打开,但随着他手臂的轻轻弯折,门细微地晃动了一下,随之拉开了一道缝隙。
光流泻了出来。
在惊愕袭上大脑以前,他先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响动,紧接着,门上淌下了鲜红的液体,从门框一直流淌到他的手上,滴滴答答地从指缝滴落下来。
这是什么东西啊!
他踉跄着退后,工具箱砰地掉在地上。随着他的动作,门的缝隙持续变宽,里头震耳欲聋的电钻声争先恐后的扑了出来。
……等等,电钻?
滋——滋滋、滋——滋滋滋——!
钻头转动的声音时断时续,更像是濒死的鸟儿在竭尽全力地警告着危险。
脸上戴着墨镜的青年转过头,电钻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滴——哒——
红色的液体在地面上扩散开,洇湿了他的鞋底。
青年面无表情地注视着他,漆黑的发丝从脸上滑落,墨镜下的皮肤是如同吸血鬼一般不正常的苍白。
他缓缓道:“你来了啊。”
文质彬彬的青年,空旷死寂的烂尾楼,还有他手中因为惯性还在不断旋转的电钻头……
刘师傅终于惨叫一声,一屁股坐倒在地上——
“别杀我,别杀我!”
他哭得涕泪四流,牙齿咯咯地打着战,颠三倒四道:“我媳妇还等着我回去吃饭,我儿子才上大学,呜呜,我还要挣钱,我我我……”
青年愣了一下。
刘师傅杀猪般的求饶声回荡在走廊里,一时间宛如无数游魂怨鬼在齐声嚎叫,场面可谓热闹非凡。
哭着哭着……
嗯?怎么没动静啊?
刘师傅这才发现,青年已经摘了脸上的墨镜,含笑着看着他。
他的声音顿时哑了下去。
风一吹,背后浸出的冷汗透来一股冰凉,大脑跟着也冷静了不少。
青年见他闭了嘴,才用和电话里如出一辙的优雅腔调道:“师傅,您摸到的是铁锈水。”
说着,他放下了手中的电钻,将空无一物的双手摊开,展示自己的无害与善意。
青年不笑的时候,惨白的皮肤映衬得他冷漠又阴森,俊秀的五官也透出一股颓废冰冷,那模样活像是太平间的尸体,或是和尸体抵足而眠的变态杀人狂。
但这一笑起来,就像是阳光重回大地似的,一瞬间就让刘师傅的魂儿又回来了。
“铁、铁锈水?”他愕然地低下头,鼓起勇气看了一眼被水渍染得发红的地板,“这,这……这怎么弄成的这样?”
青年善解人意地指了指上方:“管子开裂了,所以我才找您的。”
第2章
刘师傅战战兢兢地往上望去,这才发现上方的管道破开了一道裂隙,污浊不堪的水流成串地爬下,整个墙面被污染得像是凶案现场。
这管道不是埋在墙体里的,而是被铁钉和挂钩固定着,悬挂在墙上。
刘师傅抖索道:“你这是另外加装的啊?”
“是的啊,还好政府不断水断电。”青年轻描淡写道,“我特意选了这个房间,这里有水龙头,能省点管道延长线。”
2023最新网址 wap.yanqingshu.org 请重新收藏书签

推荐言情书花滑女王登顶  团宠地球50亿  我靠机甲维修  我全家都深藏  画即成真[无  反派女配,在线  卿为佳人[娱 

网站首页 最新推荐 临时书架 回顶部↑

言情书搜索: